救援人员已赶到现场!

呼吁土耳其权衡叙利亚局势!

孙杨兴奋剂复查:游客冒雨观看!

2019年10月21日 18:18

编编的话: 
  隔了这么久才发这一篇,sorry,学习紧张嘛! 
  在这里,请大家原谅我这个他。她。它老是打错,没办法,要快一点发文嘛! 
  呵呵,好了,废话不多说啦,赶快进入正题吧,(*^_^*)! 
  …………分割线………… 
  吃完了饭,大家都去进帐篷午休了。筱涵。佳澜。莫林。芊芊这群一帐篷的“兔子”可睡不着,大家玩起了枕头大战,扔来扔去,玩的不亦乐乎,“兔子窝”都变成了“狗窝”了,嘻嘻。 
  腾羽。泽鹏呢?他们与梓辉。宗庚一帐篷,梓辉。宗庚顾他们玩,只剩下了梓辉和泽鹏。 
  “说说话吧。”腾曰。 
  “呵,好,我说,你喜欢筱涵?还是…梓琳?”一开始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真有泽鹏的。 
  “呃…我可以不说吗?这问题,我也没有准确的答案。”腾羽有点脸红。 
  “呵,你会没有?!是你不想说吧。” 
  “呃…你……喜欢筱涵?!” 
  “哼,没看出来……?如果你喜欢筱涵,那我们…就是情敌了。”泽鹏笑了,不知…是苦笑…还是嘲笑。 
  “你真的喜欢她?哼,其实吧,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我说不出那是爱,可能,他是我的开心果,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梓琳嘛,我不喜欢他,可是我不敢拒绝他,他的自尊心是很强的,呵,我只能无视他,让她死心吧。” 
  “梓琳是很不错的女孩子,可是相比之下,筱涵总要略胜一筹,要不是他二年级的那次表白,我也就不会开始关注这个女孩,可是,却没想到你来后,他就再也忽视我了~呵,腾羽,我会输吗?最终要谁胜出呢?” 
  “表白,那他就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喽?”腾羽偷笑。 
  “也不算是把,可能他那时候是心血来潮,唉,但是梓琳就是文静的了” 
  “喂,别小看梓琳,他是个性格难琢磨的人,有时太文静,有时却又疯狂,筱涵就不是了,他的性格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看样子,我们是非成为对手不可啦?”似乎在泽鹏心里,筱涵占了重要的地位,他的眼里总有抹不掉的哀伤,似苦笑,似愉快……可是,原先在筱涵已不再是那个时候与他朝夕相处的筱涵,因为腾羽的加入,使他快乐,使他无忧无虑,泽鹏开始觉得,是否自己应该退出?即使退出了,又能怎样? 
  俩人沉默了,为着同一件事,却又不同的看法…… 
  “是否我们俩人就真的会为了涵而成为情敌?为什么会同时关注这个女孩?难道就算我们之间有谁赢了,他就心甘情愿的和我们在一起,会有怎样的结果?也许,我们太成熟。”呵,也许腾宇说的是对的~我们…太成熟…… 
  “涵,总是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美好的,我们,是不是不应该给他制造一些阴影呢?”泽总会为涵着想,但是,毕竟,喜欢不是爱啊,泽还是不明白~ 
  …………分割线………… 
  “午睡”了一阵子,就该爬山了,由于这一队的同学太少锻炼,所以以乌龟速度走到半山腰时,大家都直喊累,只得停下来休息了。可对于泽鹏^(好像是在争取和筱涵在一起的机会呵)当停下来时,就凑到筱涵那,不知到在说什么话,逗得筱涵哈哈大笑,腾羽却被梓琳拖去,羽只能在梓林旁边默默的呆着,却该死的偏偏看到筱涵和泽鹏在一起笑,心里也不知怎的,痒痒的~ 
  他们总算到达了山顶了,望望山下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置身其中,他们也彻彻底底的被这美丽的景色陶醉了,一路上的劳累压不愉快的全都抛在脑后,以这美妙的时光结束野营的旅程吧。 
  …………分割线………… 
  下期预告: 
  旅程结束了,三年级进入了尾声,再也不是嘻嘻闹闹了,而泽鹏与腾羽的对话,铭记在两人心中,接下来的四年级又是怎样的天方地覆呢?,敬请关注吧! 
  (编编的话:各位,旅途这四篇结束了,好像觉得越来越发的慢,越来越没人气哈,不过,接下来就是十分的不可思议哦!梓林。腾羽。筱涵。泽鹏等人也只剩下腾羽和筱涵了,另外,还会曾添许多人哦!多多关注!)

有时候,我一个人锁在灰暗的屋子里,盯着荧屏,当耳边的音乐,舞动着心中的光芒时,我不晓得是什么的力量让我有勇气跟着它唱下去——这一段的足迹不知是否有旁人欣赏——也许并不是什么天籁之音,但却是我内心真正的音乐!

孙杨兴奋剂复查编编的话: 
  隔了这么久才发这一篇,sorry,学习紧张嘛! 
  在这里,请大家原谅我这个他。她。它老是打错,没办法,要快一点发文嘛! 
  呵呵,好了,废话不多说啦,赶快进入正题吧,(*^_^*)! 
  …………分割线………… 
  吃完了饭,大家都去进帐篷午休了。筱涵。佳澜。莫林。芊芊这群一帐篷的“兔子”可睡不着,大家玩起了枕头大战,扔来扔去,玩的不亦乐乎,“兔子窝”都变成了“狗窝”了,嘻嘻。 
  腾羽。泽鹏呢?他们与梓辉。宗庚一帐篷,梓辉。宗庚顾他们玩,只剩下了梓辉和泽鹏。 
  “说说话吧。”腾曰。 
  “呵,好,我说,你喜欢筱涵?还是…梓琳?”一开始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真有泽鹏的。 
  “呃…我可以不说吗?这问题,我也没有准确的答案。”腾羽有点脸红。 
  “呵,你会没有?!是你不想说吧。” 
  “呃…你……喜欢筱涵?!” 
  “哼,没看出来……?如果你喜欢筱涵,那我们…就是情敌了。”泽鹏笑了,不知…是苦笑…还是嘲笑。 
  “你真的喜欢她?哼,其实吧,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我说不出那是爱,可能,他是我的开心果,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梓琳嘛,我不喜欢他,可是我不敢拒绝他,他的自尊心是很强的,呵,我只能无视他,让她死心吧。” 
  “梓琳是很不错的女孩子,可是相比之下,筱涵总要略胜一筹,要不是他二年级的那次表白,我也就不会开始关注这个女孩,可是,却没想到你来后,他就再也忽视我了~呵,腾羽,我会输吗?最终要谁胜出呢?” 
  “表白,那他就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喽?”腾羽偷笑。 
  “也不算是把,可能他那时候是心血来潮,唉,但是梓琳就是文静的了” 
  “喂,别小看梓琳,他是个性格难琢磨的人,有时太文静,有时却又疯狂,筱涵就不是了,他的性格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看样子,我们是非成为对手不可啦?”似乎在泽鹏心里,筱涵占了重要的地位,他的眼里总有抹不掉的哀伤,似苦笑,似愉快……可是,原先在筱涵已不再是那个时候与他朝夕相处的筱涵,因为腾羽的加入,使他快乐,使他无忧无虑,泽鹏开始觉得,是否自己应该退出?即使退出了,又能怎样? 
  俩人沉默了,为着同一件事,却又不同的看法…… 
  “是否我们俩人就真的会为了涵而成为情敌?为什么会同时关注这个女孩?难道就算我们之间有谁赢了,他就心甘情愿的和我们在一起,会有怎样的结果?也许,我们太成熟。”呵,也许腾宇说的是对的~我们…太成熟…… 
  “涵,总是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美好的,我们,是不是不应该给他制造一些阴影呢?”泽总会为涵着想,但是,毕竟,喜欢不是爱啊,泽还是不明白~ 
  …………分割线………… 
  “午睡”了一阵子,就该爬山了,由于这一队的同学太少锻炼,所以以乌龟速度走到半山腰时,大家都直喊累,只得停下来休息了。可对于泽鹏^(好像是在争取和筱涵在一起的机会呵)当停下来时,就凑到筱涵那,不知到在说什么话,逗得筱涵哈哈大笑,腾羽却被梓琳拖去,羽只能在梓林旁边默默的呆着,却该死的偏偏看到筱涵和泽鹏在一起笑,心里也不知怎的,痒痒的~ 
  他们总算到达了山顶了,望望山下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置身其中,他们也彻彻底底的被这美丽的景色陶醉了,一路上的劳累压不愉快的全都抛在脑后,以这美妙的时光结束野营的旅程吧。 
  …………分割线………… 
  下期预告: 
  旅程结束了,三年级进入了尾声,再也不是嘻嘻闹闹了,而泽鹏与腾羽的对话,铭记在两人心中,接下来的四年级又是怎样的天方地覆呢?,敬请关注吧! 
  (编编的话:各位,旅途这四篇结束了,好像觉得越来越发的慢,越来越没人气哈,不过,接下来就是十分的不可思议哦!梓林。腾羽。筱涵。泽鹏等人也只剩下腾羽和筱涵了,另外,还会曾添许多人哦!多多关注!)

一向伶爱妹妹的雨琳一下子手慌脚乱,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让妹妹走出这片阴影,不知道怎么安慰妹妹。 
  “要走了吗?”雨琳老早就看见在远处流着眼泪的艾尔和引导天使。 
  “恩。”爱尔轻轻地回答,但语气却是那么地坚定。 
  雨琳张开了许久没有挥动的翅膀,往他们那里飞去。 
  “不要伤心了,你的妹妹……”引导他们变成天使的天使很无奈地对她说,语气里含着呜咽。 
  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车祸!” 
  雨琳心头一慌,急忙往妹妹刚才站的地方飞去。她要去确定羽珊没有事。 
  “羽珊羽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雨琳慌乱地推开人群到达羽珊身边。可是,她,来的太迟了————她看见了羽珊慢慢倒下,她的灵魂正在慢慢升起。她推开纷乱的人群,抱起羽珊,张开羽翼带着羽珊飞去,不管旁边的惊诧,她都不在乎,但的确太晚了,她的羽翼受不了生命的重量。 
  突然她怀里的羽珊开了口:“姐……姐,我知……道,你……你就是……我……的姐……姐,送……给……我一个……祝……福,好……吗?我……希望……你……以后……能……快乐。”断断续续的话里充满了幸福的滋味。 
  “小珊,小珊,你不要死啊,我是姐姐,我是姐姐!”雨琳大喊。车祸!车祸!又是车祸!三年前毁了她,如今要毁了她挚爱的妹妹吗?上天,你太残酷了! 
  雨琳忍住了眼泪,轻轻地笑着说:“羽珊,没事,挺住,姐姐会救你的……当初姐姐会离开你,是因为没有守护姐姐的人啊,今天的你,有姐姐在,姐姐决不允许你的生命也从时间的长河匆匆地走过,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姐姐!” 
  精灵国与天使国有一个约定:如果有一个精灵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那么他爱的人就会成为天使,而且这个天使将受到所有精灵与天使的永远守护,免遭轮回。雨琳决定了,她要救妹妹羽珊! 
  “你太傻了,雨琳!”爱尔在那边大喊。 
  雨林嫣然一笑。新年的钟声响起,雨琳的翅膀即将发生变化————她将成为天使,但什么也都改变不了她。瞬间,一道柔和的蓝光照在了羽珊的身上。羽珊睁开眼睛,看见了姐姐含着泪光跟她微笑,她明白:这一次过后,她看不到姐姐了,这一次,是别离!在美好的梦也只能在一个空间缤纷地旋转。在伤怀的痛也只能在下一个空间抚平。天使的泪,唯一的含义,即使永诀。 
  雨琳看了看还未完全苏醒的妹妹羽珊,看了看在挥手的艾尔,任自己的眼泪在风中摇晃。雨琳的生命逐渐消失…… 
  天空中,一颗流星悄然划过,天堂的花丛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滴纯洁清澈的天使泪…… 
  (我的留言:羽珊睁开眼睛,看见了姐姐含着泪光跟她微笑,她明白:这一次过后,她看不到姐姐了,这一次,是别离!其实即便消失,即便幻化成一滴清澈的天使泪,雨琳也不会离开羽珊,因为爱,因为真正爱我们的人会永远陪伴着我们,天上人间,唯有爱是永恒的。在这里我想对那些有弟弟妹妹的人说:其实你看似可能不关心你的亲戚好友,其实你还是很关心他们的,活在世界上,无悔,就好……)孙杨兴奋剂复查“胜男,这个星期天,我们去海边走走吧。平时办案很忙,好长时间没和你一起散散步了。”钟朗充满爱意的对胜男说。胜男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傍晚,当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钟朗将手搭在胜男的肩上两人慢慢想海边走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谈得十分投机。胜男的脸上几次露出羞涩的笑容。他们两个一直聊到到晚上十点,才回家。钟朗对胜男说:“胜男,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说完边开汽车离开了海边。到了胜男家中已经是11:50分了,钟朗再向胜男告别:“胜男晚安,明天我来接你去巡捕房早点休息。”“铛铛挡”钟声响了十二下,一个电话突然想起,这么晚了是谁呢?让胜男和钟朗紧张起来。…………胜男,慢慢走近电话,拿起听筒“喂,你找谁?”一个邪恶而又冷漠的声音传来:“想知道我是谁吗?哼哼。”胜男大声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完这句话,一旁的钟朗,开始担心起来。那个人冷冷的说道:“明天午夜你一个人来到伯爵咖啡馆等我,记住12:00整,只能你一个人,否则别怪我对你父亲不客气。“你、你”胜男还没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胜男慢慢的电话放上,神色紧张。“胜男,你怎么了?”钟朗连忙走上前去关心的问道。胜男对钟朗说,我父亲在他的手上。他明天让我午夜12:00到伯爵咖啡馆,这准一个人,要不然就对我父亲不客气,钟朗我该怎么办?”钟朗眉头紧锁思考了一会对胜男说:“我决不让你一个人去的,它让你午夜去,绝不会有什么好意。”“但他要是对我爸爸不利怎么办?”“胜男,你放心,这个交给我,我保证你和伯父不会有事,今晚你就放心休息。”说完他拥抱了胜男,就离开了胜男家。…………第二天一早,钟朗就接胜男回到了巡捕房,和韩非小慧一起讨论计策。小慧奇怪的问道:“那个神秘人为什么要把地点定在伯爵咖啡馆呢?”韩非答到:“这不奇怪呀,因为这附近只有伯爵咖啡馆是24小时营业的呀。”“等等,他知道这附近只有伯爵咖啡馆是24小时营业的,说明他对这一带很了解,应该这个凶手就在附近。”钟朗自信满满的说。这天夜里,于胜男为了解救爸爸,午夜12:00独自一人来到伯爵咖啡馆,其实钟朗已经在外面拿枪等候胜男了。胜男来到咖啡馆里,这里面除了工作人员,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于胜男向工作人员问道:“有没有一个陌生男子来呀?”那个工作人员摇摇头。这时,胜男的目光正向四周搜索时,一个飞镖突然插在咖啡馆的柱子上,上面有一封信,信上写着:后天就是你父亲归西的日子,如果你有能耐就来抓我。如果后天午夜12:00你还抓不到我,就别怪我无情了,这能怪你自己太笨。胜男走出咖啡馆并且把这封信给了钟朗看。钟朗说道:“你先别急,他说是后天,想必今天伯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监狱,看看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不是带走了伯父。”胜男带着哭腔答应了。第二天一早钟朗就带着胜男来到了马思南监狱。听那里的狱头说有一个神秘男子将狱卒打伤后,就劫走了胜男的父亲。胜男钟朗立刻勘察了现场,发现现场有一个脚印和一支钢笔,经过比对,他们发现那只钢笔写出的笔迹和扎在飞镖上的恐吓信笔迹完全吻合。可以断定劫走伯父的人和写恐吓信的人是同一人。而那个脚印是是一双42码的豪华皮鞋,可以断定此人身高在1米75左右身材魁梧。现在有了这个线索,两人又开始思考起来 
  “钟头,有辆车停在伯爵咖啡馆前就是不走,把人家的门面挡的死死的,人家都打来投诉电话了,现在咖啡馆里空无一人,你过来看看吧。”原来是老孔打来的电话。“好,我马上过去。”钟朗对胜男说:“我去伯爵咖啡馆看看,你在这里等我。”“不,我也去,看看我能发现什么新线索。”胜男坚决地答道。他们两个来到伯爵咖啡馆门前,撬开了那个车的门锁,准备开走,这时胜男突然喊道:“等等,这里有一个脚印,让我跟那个脚印比比,呀,就是那个神秘人的。看来这辆车神秘人曾经驾驶过,我们先不要开动,静观其变。”在他们苦苦守候3个小时后,终于有个头戴黑帽的男子,上了车,刚准备开动车,钟朗韩非一把上前把他摁倒在车里,于胜男焦急地问道:“快说,把我爸藏在什么地方了?”那个神秘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枪击了。钟朗看着胜男说:“看来他只是神秘人试探我们手下,我们暴露了。”胜男对钟朗说:“钟朗我们只有一天时间了,怎么办?我爸爸怎么办呀!胜男心情十分混乱。回到巡捕房,两人镇静下来,仔细回想着每一个细节。他们现在只有这样,静静的思考,到了第三天晚上8:00,他们两个在巡捕房思考着,也许是默契,也许是心有灵犀,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车要堵在伯爵咖啡馆门前呢?难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难道伯父就在里面?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起来,互相说了自己的想法。“头,那就快点行动吧。在不救胜男爸爸就来不及了呀。”韩非说道。“好!钟朗韩非胜男带人来到了伯爵咖啡馆分别从两个门“你想干什么?放开我爸爸”于胜男冲那个神秘人说道。钟朗立刻跑过来:“放开伯父”那个神秘人冷冷地说:“你们终究还是发现了,可是已经晚了,我就是佟曦见,也许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告诉你佟钧是我爸爸(佟钧就是死亡地带的那个勾结日本人放毒气,最后被胜男枪击的那个人),你们杀死了我爸爸,我也要让你们尝尝失去父亲的滋味。”“你爸爸是做了错事,那是他应得的报应”钟朗说道。“我不管,我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现在11:58了还有两分钟,你爸爸就要上路了。你赶紧对你爸爸说几句遗言吧,哈哈哈哈”胜男气愤的说道:“你这个魔鬼,你会后悔的。”不料佟曦见却说:“没错,我就是魔鬼,大不了和你爸爸一起死。哈哈哈哈你爸爸在这世界上还能活倒计时10、9、8、7、6、5、4、3、2“咚”韩非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在佟曦见的背后开了枪,他就这样带着仇恨死去。伯父被救了,胜男一下扑进了她爸爸的怀抱。 
  完

孙杨兴奋剂复查:车辆通过积水路面如同快艇!

一向伶爱妹妹的雨琳一下子手慌脚乱,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让妹妹走出这片阴影,不知道怎么安慰妹妹。 
  “要走了吗?”雨琳老早就看见在远处流着眼泪的艾尔和引导天使。 
  “恩。”爱尔轻轻地回答,但语气却是那么地坚定。 
  雨琳张开了许久没有挥动的翅膀,往他们那里飞去。 
  “不要伤心了,你的妹妹……”引导他们变成天使的天使很无奈地对她说,语气里含着呜咽。 
  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车祸!” 
  雨琳心头一慌,急忙往妹妹刚才站的地方飞去。她要去确定羽珊没有事。 
  “羽珊羽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雨琳慌乱地推开人群到达羽珊身边。可是,她,来的太迟了————她看见了羽珊慢慢倒下,她的灵魂正在慢慢升起。她推开纷乱的人群,抱起羽珊,张开羽翼带着羽珊飞去,不管旁边的惊诧,她都不在乎,但的确太晚了,她的羽翼受不了生命的重量。 
  突然她怀里的羽珊开了口:“姐……姐,我知……道,你……你就是……我……的姐……姐,送……给……我一个……祝……福,好……吗?我……希望……你……以后……能……快乐。”断断续续的话里充满了幸福的滋味。 
  “小珊,小珊,你不要死啊,我是姐姐,我是姐姐!”雨琳大喊。车祸!车祸!又是车祸!三年前毁了她,如今要毁了她挚爱的妹妹吗?上天,你太残酷了! 
  雨琳忍住了眼泪,轻轻地笑着说:“羽珊,没事,挺住,姐姐会救你的……当初姐姐会离开你,是因为没有守护姐姐的人啊,今天的你,有姐姐在,姐姐决不允许你的生命也从时间的长河匆匆地走过,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姐姐!” 
  精灵国与天使国有一个约定:如果有一个精灵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那么他爱的人就会成为天使,而且这个天使将受到所有精灵与天使的永远守护,免遭轮回。雨琳决定了,她要救妹妹羽珊! 
  “你太傻了,雨琳!”爱尔在那边大喊。 
  雨林嫣然一笑。新年的钟声响起,雨琳的翅膀即将发生变化————她将成为天使,但什么也都改变不了她。瞬间,一道柔和的蓝光照在了羽珊的身上。羽珊睁开眼睛,看见了姐姐含着泪光跟她微笑,她明白:这一次过后,她看不到姐姐了,这一次,是别离!在美好的梦也只能在一个空间缤纷地旋转。在伤怀的痛也只能在下一个空间抚平。天使的泪,唯一的含义,即使永诀。 
  雨琳看了看还未完全苏醒的妹妹羽珊,看了看在挥手的艾尔,任自己的眼泪在风中摇晃。雨琳的生命逐渐消失…… 
  天空中,一颗流星悄然划过,天堂的花丛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滴纯洁清澈的天使泪…… 
  (我的留言:羽珊睁开眼睛,看见了姐姐含着泪光跟她微笑,她明白:这一次过后,她看不到姐姐了,这一次,是别离!其实即便消失,即便幻化成一滴清澈的天使泪,雨琳也不会离开羽珊,因为爱,因为真正爱我们的人会永远陪伴着我们,天上人间,唯有爱是永恒的。在这里我想对那些有弟弟妹妹的人说:其实你看似可能不关心你的亲戚好友,其实你还是很关心他们的,活在世界上,无悔,就好……)孙杨兴奋剂复查编编的话: 
  隔了这么久才发这一篇,sorry,学习紧张嘛! 
  在这里,请大家原谅我这个他。她。它老是打错,没办法,要快一点发文嘛! 
  呵呵,好了,废话不多说啦,赶快进入正题吧,(*^_^*)! 
  …………分割线………… 
  吃完了饭,大家都去进帐篷午休了。筱涵。佳澜。莫林。芊芊这群一帐篷的“兔子”可睡不着,大家玩起了枕头大战,扔来扔去,玩的不亦乐乎,“兔子窝”都变成了“狗窝”了,嘻嘻。 
  腾羽。泽鹏呢?他们与梓辉。宗庚一帐篷,梓辉。宗庚顾他们玩,只剩下了梓辉和泽鹏。 
  “说说话吧。”腾曰。 
  “呵,好,我说,你喜欢筱涵?还是…梓琳?”一开始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真有泽鹏的。 
  “呃…我可以不说吗?这问题,我也没有准确的答案。”腾羽有点脸红。 
  “呵,你会没有?!是你不想说吧。” 
  “呃…你……喜欢筱涵?!” 
  “哼,没看出来……?如果你喜欢筱涵,那我们…就是情敌了。”泽鹏笑了,不知…是苦笑…还是嘲笑。 
  “你真的喜欢她?哼,其实吧,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我说不出那是爱,可能,他是我的开心果,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梓琳嘛,我不喜欢他,可是我不敢拒绝他,他的自尊心是很强的,呵,我只能无视他,让她死心吧。” 
  “梓琳是很不错的女孩子,可是相比之下,筱涵总要略胜一筹,要不是他二年级的那次表白,我也就不会开始关注这个女孩,可是,却没想到你来后,他就再也忽视我了~呵,腾羽,我会输吗?最终要谁胜出呢?” 
  “表白,那他就是一个比较大胆的喽?”腾羽偷笑。 
  “也不算是把,可能他那时候是心血来潮,唉,但是梓琳就是文静的了” 
  “喂,别小看梓琳,他是个性格难琢磨的人,有时太文静,有时却又疯狂,筱涵就不是了,他的性格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看样子,我们是非成为对手不可啦?”似乎在泽鹏心里,筱涵占了重要的地位,他的眼里总有抹不掉的哀伤,似苦笑,似愉快……可是,原先在筱涵已不再是那个时候与他朝夕相处的筱涵,因为腾羽的加入,使他快乐,使他无忧无虑,泽鹏开始觉得,是否自己应该退出?即使退出了,又能怎样? 
  俩人沉默了,为着同一件事,却又不同的看法…… 
  “是否我们俩人就真的会为了涵而成为情敌?为什么会同时关注这个女孩?难道就算我们之间有谁赢了,他就心甘情愿的和我们在一起,会有怎样的结果?也许,我们太成熟。”呵,也许腾宇说的是对的~我们…太成熟…… 
  “涵,总是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美好的,我们,是不是不应该给他制造一些阴影呢?”泽总会为涵着想,但是,毕竟,喜欢不是爱啊,泽还是不明白~ 
  …………分割线………… 
  “午睡”了一阵子,就该爬山了,由于这一队的同学太少锻炼,所以以乌龟速度走到半山腰时,大家都直喊累,只得停下来休息了。可对于泽鹏^(好像是在争取和筱涵在一起的机会呵)当停下来时,就凑到筱涵那,不知到在说什么话,逗得筱涵哈哈大笑,腾羽却被梓琳拖去,羽只能在梓林旁边默默的呆着,却该死的偏偏看到筱涵和泽鹏在一起笑,心里也不知怎的,痒痒的~ 
  他们总算到达了山顶了,望望山下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置身其中,他们也彻彻底底的被这美丽的景色陶醉了,一路上的劳累压不愉快的全都抛在脑后,以这美妙的时光结束野营的旅程吧。 
  …………分割线………… 
  下期预告: 
  旅程结束了,三年级进入了尾声,再也不是嘻嘻闹闹了,而泽鹏与腾羽的对话,铭记在两人心中,接下来的四年级又是怎样的天方地覆呢?,敬请关注吧! 
  (编编的话:各位,旅途这四篇结束了,好像觉得越来越发的慢,越来越没人气哈,不过,接下来就是十分的不可思议哦!梓林。腾羽。筱涵。泽鹏等人也只剩下腾羽和筱涵了,另外,还会曾添许多人哦!多多关注!)

妈妈,我会牵起你的手,让你永远开心,健康,幸福!

孙杨兴奋剂复查我是一个高三学生,即将毕业了。其他同学都在家里埋头苦读,赶夜车,希望能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记住所学的全部知识,争取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光宗耀祖。而我,却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荡,周围人对我指指点点:“快到高考了还不努力,不务正业。”我苦笑了一下,我何尝没努力过呢?只是我再努力也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我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既不是受老师青睐的优生,也不是经常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不爱学习的同学;
我既没有智慧的大脑,也没有强壮的肌肉;
我既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也没有惨不忍睹的脸庞。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来说,我就是电视剧中的路人甲,只能匆匆的路过镜头,给男女主角做个陪衬,甚至连陪衬都算不上。唯一的朋友小A曾对我说:“小叶,你要考上大学,只能靠奇迹了。”奇迹?就我这平凡的人?我早已对它失望了。 
  一个转角,我手插着包,低着头,无精打采,黑眼圈在眼镜的遮挡下不那么明显了。刚走到拐角处时,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迎面走来,差点把我撞个四脚朝天。 
  “没看见前面有人啊。”我愤恨不平的嘀咕道。 
  “小姑娘,你是在说我走路时没看见你吗?” 
  一把年纪了听力还这么好,戴了助听器吧。“我是上帝,我是来巡查人间的。”他很真诚地说,“人类的抱怨太多了。”我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这老头的想象还挺丰富的嘛!他要是上帝我就是圣母玛利亚! 
  “无知的人类女孩,让你见证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神迹吧!”老头有些发怒了,他手一挥,天空的鸟停止了飞翔,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象顿时停了下来,人们的表情定格在前一秒。我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怎样?还敢再藐视神吗?”一个遥远的仿佛从天际传来的声音说。我语无伦次:“不,我……我我,不敢了。”“这就对了,看来你还会知错就改,这次就饶了你,不准再有下次。”上帝得意洋洋地说。我长吁了一口气,唉,终于逃过了一劫,估计下次的运气没那么好了吧。想到这里,我又开始无精打采起来。 
  “叶亦,你相信奇迹会出现吗?”上帝仿佛能看穿我的心声,问道。 
  “奇迹不是掌握在你手中吗,你想给谁就给谁。诶,上帝爷爷,给我一点奇迹吧。”我恳求道 
  “不行。”我就知道,像我这样平凡的路人甲,上帝是不会赐给我奇迹的。也许回家可以对家人说,我遇见了上帝,还看见了神迹。可那只会被当成神经病关进医院。 
  重新把手插在包里,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准备继续过我那平庸的生活,也许再勤奋用功点就能进三流大学了吧。刚要起步时,上帝在我后面说了一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我没有奇迹,只因为,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创造的奇迹。” 
  我惊讶的回过头,却发现那人影早已消失在天际中,只在脑中留下一句回音:“你们就是奇迹,奇迹就是你们!” 
  两个月后,当我拖着行李,站在北京大学校门口,准备开始一段新的求学之路时,不禁感概万千:“是啊,我们人类本身就是上帝创造的奇迹,可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明白呢?”

孙杨兴奋剂复查:助力国防建设!

被风吹过的夏天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 
微风吹过的一瞬间 
只剩寂寞更沉淀 
如今风依旧在吹 
秋天的雨跟随 
心中的热却不退 
仿佛即使闭着双眼 
熟悉的脸又会浮现在眼前 
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 
空气中的温暖 
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恋 
绿色的思念。 
回首对我说一声四季不变 
不过一季的时间 
又再回到从前 
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蓝色的思念 
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 
空气中的温暖 
不会更遥远 
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恋公主志 
绿色的思念 
回首对我说一声四季不变 
不过一季的时间 
又再回到从前 
那个被风吹过的夏天 
被风吹过的夏天 
By莜。 
二零零五年的夏天,我升入高中,每日骑自行车上学。 
在那个有着槐花飘香的早晨,阳光穿过槐树投下班驳光影,整个学校仿佛还沉浸于甜美的梦境。我骑着刚买没多久的自行车在学校附近的街道穿行,篮前的红色纸风车在绵长的风里慢慢旋转。 
我已经忘记是在第几个拐角遇见的杰。只记得,当我听到歌声转过头时,看到杰唱歌眼瞳里尽是柔软时的惊叹。而当时杰嘴里哼着的歌,亦如温暖的碎片,突兀地嵌入我十六年的空白青春,荡出延绵的回声。 
CHA 1 在号角声中降落 
那日过后,我从尚不太熟悉的朋友那打听到了杰的名字。同时得知他是比我长一届的学长,老师和同学眼里品学兼优,温文尔雅的好学生,喜欢在学校顶楼迎风吹他那把精致的小号。 
而第一次听到他的号角声,距离开学已相隔不少时日。那天我被几个同学拉着跑过走廊,尚且来不及揣测她们兴奋的原因,便在前方听到了号角声。隔着半开的门,杰吹着号角,黑发微盖住眉眼,号声不算有力,却仍震撼人心。 
即使曾经再少不更事,我仍清楚现在心里萦绕的这种感觉是什么。我从未想过喜欢可以这样,像是浩荡的潮汐,来得如此措手不及,迅猛得让我来不及反应就被彻底淹没。 
怀揣着这些不为人知的甜美心事,我小心地呵护这个属于少女最美丽和不安的秘密,不敢与他人共同分享,只打算让它们安静陈放于心底,触碰它们给予的所有清涩和甜蜜。 
CHA 2 在声音中记得 
然而事情发展却不如我所料,心里细碎的温暖在时光的堆砌中一路上涨,任凭我竭力抑制,费尽心力,仍逐渐漫过心口。于是我买回一本带着小锁的日记,记下所有和杰有关的事物,将每天的记忆锁进纸页,偶尔在睡梦中回味,情不自禁轻笑出声。 
我仍每日在杰从身旁经过时偷偷抬眼,在心中描绘出他脸上细微的表情,借此推测他走过时短暂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竟然掌握了许多可能连杰自己都没察觉的小习惯。我从未奢望打破这种平静的状态,看着日记本上的空白逐渐减少,我抱着厚厚的日记,闭上眼睛回忆杰的歌声,杰吹响的号角,心里一片满当当的幸福和欢愉。 
CHA 3 图书馆里的转身 
日子如流苏一般从手中滑落。我对杰,在保持了近两个月的忐忑沉默后终于不复完整的平静。 
周末导师布置了一篇论文。我想尽早完成,便拒绝掉同学下午的邀约,独自一人来到图书馆。 
午后的阳光被落地窗的玻璃过滤得只剩一种颜色,明晃晃的刺眼。空气里扬起无数细软的尘芥,包裹出馥郁的芬芳,绚烂开一片。 
事先我并不知道杰也在图书馆,与我仅相隔两个书架的距离。而我亦不知道,当时找书找得入心的我为何会突然转身,又正好对视上杰的眼睛。 
在杰面前的惊慌失措只延续一秒。我像个怕被披露心事的孩子般落荒而逃。事后才惊觉,我这样突兀的举措肯定会引起杰的好奇或反感,而无论哪种,我皆无力消受。 
CHA 4 那首属于夏天的歌 
那日邂逅终究没有带给我太久的不安和困扰,我和杰竟逐渐熟稔起来。有许多次,杰都会发现藏身于琳琅书架后的我,抬起头对我傻傻地笑。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藤花满架的炎炎仲夏。我将车前的纸风车取下,于每日傍晚拿着它穿过喧嚣的马路,看一路的人山人海,在旋转楼梯口把纸风车举过头顶仰望,心底晕开一片潮湿的温暖。有时候,我会在闲逛中看到杰坐在路旁很高的石阶上随意唱着歌,却不敢上前,哪怕是打个招呼,当作偶然的遇见。我斜靠着不远处的一颗槐树,转着手中的风车,很久很久。最后偷偷将它插进杰自行车车筐前的缝隙。 
也许是学校只有我会在车前插上纸风车,这个只有我自以为隐蔽的举动很快便被杰发现。杰开始邀我。我怀着小小的不安,和杰一同骑着自行车在树影班驳的马路中穿行,车上两只不同颜色的风车安静地转。在小路上鼓起腮帮对着天空吹响杰的小号,繁杂刺耳的号声引得路人一一侧目。我们背靠着背,坐在学校的楼顶唱歌。杰的音质干净透明,在夏天悠长的风里被拉成柔软的丝。我沉醉其中,不去想这背后表示了怎样的寓意。 
CHA 5 手背叠着手心 
夏末是我的生日。杰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放学后早早地在教室门口等候,成功引来同学的暧昧目光和漫无边际的遐想。我磨蹭着收拾好书包,在一片哗然中红着脸走到杰面前。杰说,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终于在杰的强烈要求下踌躇着坐上杰自行车的后座。九月的空气尚且柔软绵长,我不着声际地轻握住杰轻扬的白色衣角,柔和的棉布质感让我的心底寂静无声。 
杰送我的礼物是一只粉色的纸风车和一束浅紫色的薰衣草。我怀抱着那一大束开得灿烂的清丽花朵,轻捻下其中的一朵,闭上眼睛仔细地嗅着上面清淡的香味。杰倚着我背后的石墙。我知道,他在等待什么。 
薰衣草的花语是「喜欢」。我贴着石墙挪步,拿着风车的手缓缓地移到杰靠着的那面。 
笑得欢欣而满足。他伸出手,以一种缓慢而坚定的姿态覆上我的。我们手背叠着手心。我唇边的微笑轻灵甜美。夏末吹拂的风微凉,我抬头望着远方湛蓝的苍穹,仿佛看到一场盛大而完满的幸福,正款款降临在这个被风吹过的夏天。孙杨兴奋剂复查

天刚蒙蒙亮,只见烟雾围绕着太阳,似乎是和太阳捉迷藏。六点十五分,太阳从烟雾中挣扎了出来,射出了光,那光是光芒四溅,将万物都盖上了一层金纱,所有的一切也都因为这阳光而变得充满了灵动,小鸟在枝头唱起了歌,树爷爷跳起了舞。

孙杨兴奋剂复查:《灌篮高手》将推新画集

寒冬刺骨,繁花凋谢,唯有梅花悄然开放,独自战胜风风雪雪。  
   
  --------题记 
   
  冬日,没有五彩斑斓的花朵,更没有翩然起舞的蝴蝶,只有狂风凛冽地吹着,冻得我瑟瑟发抖。我静静的藏在被窝里,望着窗外的梅花,那样的美丽,那样的顽强。离开了声音清脆的百灵鸟,迎来了的是令人埋怨的冬日。 
   
  梅花,是那么的顽强。她经受得起寒风的考验,她没有玫瑰花的美丽,更没有百合花的高尚,她只有那可执着的心。美丽是没有的,高尚也是没有的。只有顽强和执着,才是一朵最珍贵的花。 
   
  梅花,自己独自开放,没有别人的衬托,只有靠自己的本事。她坚强,她无私。她在冬日里点骤了一点点粉红色,让世界再也没有冬日的死气沉沉,而有一股股有生命力的春天。梅花,他有一种顽强、无私、执着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梅花,她的可爱,是不会在皑皑白雪雪下面屈挫的。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飞鲨"再次参加阅兵,各地上演国庆主题灯光秀,美国警匪飞车追逐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