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乎寻日!李载莹上官方世界杯海报,系中国女排孤立表态第壹人

T2联赛中国站竞赛被延期,会影响国乒奥运备战?实则是个父亲利好

斯诺克:金洲慈航2019年上半年载余12.6亿黄金珠珍行业固定步展开

2019年11月22日 21:15

(一) 
  雅雅又收到稿费单了,不知道这已经是雅雅收到的第几张稿费单了。几个同学羡慕道:“雅雅,又挣钱了?好厉害啊!”冰冰虽然没有说话,但在心理很是羡慕,“我的作文写的也不错啊,投了好几篇稿子,怎么就没被采用过?怎么就收不到稿费单呢?” 
  放学了,冰冰走到小区门口,又看到了那只狗,小区超市的阿姨养的那只小狗,冰冰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只觉得它很像《公主日记》中那条叫毛里斯的狗,冰冰就管它叫毛里斯。毛里斯看到冰冰照例兴奋地上窜下跳,冰冰摸摸毛里斯的两只大耳朵,叹了一口气,“毛里斯,我什么时候能收到稿费单呢? 
  雅雅拿着稿费单回到家,对妈妈说:“妈,我又有稿费了,明天就让我自己取一回吧?”妈妈把户口本递给雅雅,嘱咐雅雅,“小心,别把户口本弄丢了啊!” 
  (二)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雅雅把稿费单和户口本从书包里拿出来看了看,准备去学校旁边的邮局取。小林喊:“雅雅,老师让你去一下她办公室!”雅雅随手放下户口本和稿费单转身一阵风似的出了教室。雅雅没注意,那张没夹住的稿费单随着那阵风飘飘悠悠地飞到了地上。 
  值日的冰冰扫地过来,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方方正正的一张纸“稿费单!”冰冰眼睛一亮,鬼使神差般地,冰冰竟然把稿费单胡乱往兜里一塞,背起书包逃似地冲出了教室! 
  雅雅拿着户口本,兴冲冲地奔向邮局。来到窗口,一位阿姨笑着问:“小作家,又取稿费啊,今天怎么自己来了?”雅雅一边笑着答应着,一边翻开户口本——唉?稿费单呢?稿费单哪去了!?雅雅抖了抖户口本,没有!翻书包里,没有!兜里,没有!她呼了一口气,一篇一篇地认真地翻户口本。没有了!雅雅心中一急,手心出汗了,不对啊,我明明把稿费单夹在户口本里啊!怎么就能没有了?哪去了? 
  (三) 
  冰冰小跑着急急地进了小区大门,远远地,原本卧着的毛里斯站了起来,两只前脚抬了一下,冲冰冰汪汪地叫了两声,冰冰似乎没看见毛里斯,从它身边匆匆跑过,毛里斯又汪汪地叫了几下,楞楞地望着冰冰的背影,随后又无聊地趴下了。 
  冰冰进了自己的房间便关上房门,她怕爸爸妈妈忽然冲进她的房间。过了好久,冰冰的心里依旧惶惶的,兜里的稿费单让她的心里沉重的像灌了铅。她小心翼翼地把稿费单从兜里掏出来,又马上折成四方,塞到兜里。冰冰的头上有点冒汗了,“雅雅会不会知道我拿了她的稿费单?我怎么,我怎么就揣到兜里了呢……”虽然天已经开始发黑,但是冰冰只打开了桌子上的小台灯。小台灯发出的光有些刺眼。 
  “放到哪呢?”夹在字典里?不行,会被爱的爸爸发现;
压在笛子包里?不行,每天练习笛子的时候,都是妈妈帮她拿笛子;
放在饮水机下面?不行,谁喝水的时候都能看见;
冰冰把折得小小的稿费单放在笔袋的角落里,心神不定地写完了作业、练笛子、洗漱上床睡觉。 
  睡前,冰冰把稿费单取出来又压在枕头底下,一会儿,再偷偷地拿出来看一看。冰冰注视着那上面的字,收款人那栏里是大大的两个字:“田雅”,冰冰眼睛赶紧移开,似乎怕刺了眼睛,却又忍不住把目光又移回那里,看着看着,字似乎跳了起来,横横竖竖好象分散开了,又跳跃着凑到一起拼成了三个字:“高晓冰”冰冰在心跳中不禁上翘了嘴角。这天晚上,冰冰梦见雅雅来了,向她索要那张稿费单。 
  (四) 
  雅雅懊恼地回到家,磨磨蹭蹭地到了厨房,对正忙活的妈妈说:“稿费单不知道怎么丢了……”妈妈马上转过身,“户口本呢?”雅雅赶紧答:“户口本还在,但稿费单没了!”妈妈居然一声冷笑,“丢了?是丢到学校小卖店了吧”雅雅一阵心急,“没有!没有!真的是丢了!”雅雅委屈地流下一串眼泪。 
  二年级的时候,雅雅看到有同学每天都到学校的小卖部买小食品吃,雅雅很羡慕。一天,雅雅看到爸爸又往小猪存钱罐里扔零钱了,雅雅偷偷地打开小猪的肚子,拿了2块钱。第二天,雅雅到小卖店用2块钱买了一瓶看起来色泽鲜艳的饮料,想不到饮料里的色素出卖了雅雅,色素明明白白地挂在了雅雅地嘴唇上,当天晚上就被心细的妈妈一通审问,没过几句,雅雅就说了实话。尽管从那以后,雅雅再也没有乱花过钱,但这一次妈妈是不是联想到以前了?“就那么一次……就不再信任我!我一定要找到那张稿费单!不然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雅雅满怀委屈地度过了一晚。 
  (五) 
  冰冰黑着眼圈上学时,看见了红着眼圈的雅雅,冰冰赶紧低下头,“看见我的稿费单了吗?我的稿费单没了”看着雅雅焦急的样子,冰冰脸上又红又热:“没看见,没看见!”然后快步往前走。走到学校门口,雅雅进了门卫室,仰着头问门卫老大爷:“有没有人捡到稿费单?我的稿费单丢了!”冰冰心慌着走开,“我怎么就把稿费单揣进兜了呢!”冰冰越发地后悔了。 
  一上午,雅雅都在到处寻找稿费单,而冰冰见同学们在三三两两地说话就都像在谈论稿费单的事“大家会不会都知道我拿雅雅的稿费单了?……”雅雅和冰冰各怀心思,冰冰已经在心里盘算考虑着如何把稿费单还给雅雅了。 
  中午放学后,冰冰慢慢收拾着书桌,终于,同学们都忙着去食堂吃饭了!心一阵狂跳后,冰冰匆匆地从裤兜里掏出折得小小的、已经浸了汗水的稿费单,慌慌地丢在雅雅的书桌里。 
  雅雅回来了,又在到处翻找,冰冰跟着心急,“翻书桌,翻书桌啊!”终于,“我的稿费单?!居然在这儿!找到了!”雅雅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手里举着那张稿费单:“我怎么这么马虎,它一直藏在这里,我居然没有找到它!” 
  冰冰舒了一口气,“轻松了,彻底轻松了”一缕清风吹过来,雅雅和冰冰都感觉到了清凉。 
  冰冰回到小区门口时,毛里斯直起身子望着她,冰冰笑着跑过去,“毛里斯,你今天好漂亮啊,谁给你系的蝴蝶结啊?” 
  晚上,冰冰写完了作业,“好久没写作文了”冰冰端坐在书桌前,拿起笔,思考片刻,写下作文题目《一张稿费单》。 
  (六) 
  两个月后—— 
  冰冰来到教室,看见同学们手中正传看着一张稿费单,“雅雅,又收到稿费单了”雅雅却笑着说:“冰冰!不是我的!” 
  冰冰接过稿费单,看到稿费单的收款人栏里写着大大的三个字:高晓冰。

【前言】 
  2029年,生化病毒已经席卷了全球,政府开始修建隔离围墙,以防大批的僵尸涌进人类现在仅剩的1000多万平方千米的领土上,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的僵尸在人类的领土里。另一方面又拼命地隐瞒此事,在偶然的一次机会,由7名S.T.A.R.S特种部队的队员组成的一个小组,准备去执行一次神密的任务,这次的任务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呢?未知的黑暗中,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呢? 
           8月13日下午三点 天气:晴 
  正值炎炎夏日,尽管越野车打开了窗户依旧十分炎热,因为为了节省汽油我们没有打开空调。那坐在我旁边的是中国炎龙战木小队的队员——李翔,他可能是为了使自己凉快一点,而在那里“打坐”,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问我有没有听说过中国的一句话:“心静自然凉”这可真是荒谬,要是心静自然凉的话,人死了之后尸体变得冰凉也是因为“心静自然凉”了?我将自己的疑问讲给了他听,他笑得很厉害,他可真是个怪人。坐在我前面的是韩国大名鼎鼎的特工——崔志云,她翘着二郎腿哼着歌,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现在还能哼的出歌来,要知道,我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再看见一个村庄了,而且除了我们几个人,我们这几天没有再见到一个活人了,一路上只有僵尸,到处都是僵尸,遍地的僵尸,成群的僵尸,我们这几天闻到的味道除了僵尸身上的鲜血味,和遍地的腐尸味,还有自己身上的火药味,和那几块压缩饼干的淡淡香味以外,在没闻到其他的味道了,而且车上的食物也快不够了,汽油也非常少了。崔志云旁边的是格蕾丝这位博士,据说这次的任务是就是找到T病毒,G病毒的根本来源,而格蕾丝就是关键人物,她已经取得了化学博士和生化技术学博士这两个双重学位。坐在崔志云旁边的是S.T.A.R.S中著名的军花——娜塔莎,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位精英狙击手呢!坐在副驾驶的是707部队的一个家伙好像叫什么蔡明吧,那天出发时遇上的几只僵尸都是被他用刀干掉的!开车的就是我们的队长——以前海豹突击队的行动指挥官——史特尔。哎呀,一下写了这么多,手都酸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好了。 
  下集预告:史特尔带我们误打误撞来到了一个小镇,小镇上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是僵尸?是食物和汽油?还是救世主的到来?一切真相尽在——生化危机之杰拉德日记:杀机重重的小镇!斯诺克

好久没有走在雨中了,如今再次漫步雨中,我开始了读雨,细细感受伴随我十六个春秋的雨,我读尽了辛酸,忧伤与无奈,还有那饱经风霜的沧桑。

尘雾si溅, 
  lu犹可见。 
  xin雾茫茫, 
  何以得见? 
  大路遥遥, 
  出路何乎?斯诺克

在鲜活的生命被冰冷无情地砖墙掩埋,我曾以为沉重饿负担压垮了中国的脊梁,但dang我看到废墟上执着寻找幸存者的renmin解放军。当我看到各地打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旗号的救灾人员,当我看到一个个奇迹从废墟下挣扎出来,我知道,我明白:中华人民是不会被打败的!虽然可能给我们生命以及财产带来巨大的损失,但我知道,我们有的,还有那一颗颗跳动着的炽热的中国心……

斯诺克:闵行区医疗冷库20平造价〔润爽〕您身边的专业冷库修盖专家!

这些脚步声,有力,急促,像归巢的兔子在丛林中快跑,“嗖嗖嗖”带动了轻风,带起了草木翩翩起舞。

斯诺克

但还有的时候,在深夜和黎明,那声音是轻盈而规律的,伴随我的入睡或醒来,就像我知道有薄暮和清晨这回事一样。

小时候外婆喜欢和我说鬼怪的故事。天上仙,镜中月。我对这个神秘的世界充满幻想好奇。我猜想花儿中是不是住着一个小小的仙子,水里面是不是有一群调皮的精魅,云里面会不会有一群无所忧的神灵。这些好奇让我有所感怀,让我比常人多了一丝美丽的幻想,对这个世界多些期待与满足。大了一些,我懂了科学与真知,但还会对未知臆想。有人说,人死会化作游魂。他们一定是对这个世界的恋恋不舍,他们一定是逍遥自在的飘客。还有人执着于情“悠悠天宇旷,思思故乡情”,“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那他们是为了什么感怀,是不满,是惆怅,还是郁闷。

斯诺克[忘了下雨] 
 烟火大会散场的时候,又是一样的拥挤。人们继续亲密接触着,然后互不相识地消失各个角落。 
 语嫣说,再过几分钟就会下一场小雨的,帝国城的降雨来自圣泉,并且从古至今都是有规律的。便不存在天气预报。不是预报,是绝对的。可是谁说有些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有规律的东西就一定不会出现偏差,或者直接停止。就比如说每天早上离家时男友的吻,说不定哪天就这样戛然而止地断掉了,停止了——可是明明在不久前还理所当然地以为这是必然。 
 雨没有下。 
 周围的人群都有些诧异地议论了起来。 
 “是不是老天忘了下雨了?”语嫣微微地笑了起来。 
 “忘记?” 
 路灯昏黄地照在地面上,晕出一小道柔和的伤口。断断续续地划开夜色,划口中间的黑暗也就突兀起来。记忆里很久以前,hikaru坐在屋顶上等母亲回来。她缓缓地呼出气,气流推动了她手上小小的风车。呼呼地转。很久很久,夕阳都落了,晚霞都散了,星辰都铺满天际了。还是没有在远方森林小路的出口看见母亲的身影浮现。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不断地深呼吸。 
 不断地告诉自己下一秒,就能够看到想看到的景象。 
 不断告诉自己,就在下一秒,所以要继续等下去,所以不要离开。 
 不断地用嘴巴缓缓地吐出气,推动那个已经被手掌心的汗水融合得发皱的风车。 
 不断地……重复着,一切一切。 
 但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在房顶睡着了。第二天早晨,被母亲慈祥的笑脸喊醒。阳光刺眼地划过睫毛,形成一道耀眼的霓虹,落在视网膜上。hikaru翕动着嘴唇,“为什么,不是说好,昨天晚上会回来,和我过生日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为……”变成小声的啼哭,声音嘶哑冗扯,啜泣。hikaru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生日,妖精是只能过一次生日的。就是6岁那年的生日。 
 象征成长, 
 象征要一个人去旅行, 
 象征即将离开一切,包括出生的地方,包括家人,包括朋友,包括每天围着hikaru汪汪叫的小小,包括某些清晰模糊温暖又有一丝丝冰冷的回忆,包括很多很多多愁善感,包括爱哭的习惯,包括哭泣的时候被紧紧搂住的臂膀。 
 却得到一句。“忘记了,对不起。” 
 就像忘记了下雨一样。 
 劫难还在后面。先出场的总是细微的心痛。 
 [镜子] 
 回到南宫的时候,hikaru借口不舒服,想先睡下了。于是就退出了正厅,向房间走去。红木制的门吱吱吱吱地响,宛若夏末树枝上的蚕。聒噪,却又充满伤感。 
 在床上坐下,恍惚间想到什么。关于夜,关于小白,关于少年。关于什么什么宿命。 
 拿出随身携带的镜子,头顶的火烛盈盈地出现在上面。伴随自己憔悴惨白的脸。今天,就是女神每年都会出现的日子,对吧?所谓的规律,又会停止吗?镜子上,青蓝色的光芒窜出来,在空气中隐隐瘫着。软软的气息,打在镜子上,出现雾气后又迅速消退。 
 女神。 
 一样的轻言轻语,如轻风在耳膜上呼呼地震动。“你喜欢他么?” 
 hikaru确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夜,喜欢小白,喜欢少年。只是觉得自己在冥冥之中来到了这里,可又说不清具体的理由。脑袋里一片混乱。要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他的话,也应该是没有结果的单恋吧?单恋是一只在狂沙中御风飞行的燕尾蝶,最终被掩埋,在时光的潮流中湮没。纸鸢纷飞,缠绵悱恻,可有谁为终结了的燕尾蝶掉哪怕一滴眼泪?黑色的,落魄的,灵魂。 
 “让我告诉你吧。你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或许一开始你只是想要回到这里,找到少年,然后,想要报答什么,想要完成什么,不是吗?你的夙愿,我能够感受得到。可是,渐渐发现自己,或许是喜欢他,对吧?所以想要赖在他的身边,以为只要不露出破绽就可以瞒天过海了。可是你忘记了吧?就算这样,神灵还是会察觉到得。条件反射一般,只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会直接影响到,帝国城。 
 想到了吧?刚刚的雨。没有下呢。” 
 镜子上的光芒渐渐消失,hikaru竭力去用手指抓扯,却发现时徒劳的。但女神离开前留下一句话,“落雨神社的仪式,记得吧?不过,一切得看宿命了。”眼泪哗啦啦地砸下来,清洌。宿命,是这个宇宙不变的定理吧?好像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但,宿命其实不是这样的意思吧。永远没有人可以预知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只不过是说,一切如果发生了,就无法改变。就成了宿命。是这样的意思。 
 所以如果未来发生而来那样的事情,对于现在来说,那样的事情,也就是宿命。 
 可以选择改变,也可以坐以待毙。 
 [虚无] 
 烈日持续了很久,坐在水潭边上,会觉得水面好像冒起了烟。淡淡的,恍若隔世。 
 “帝国停止下雨很久了吧?”语嫣轻轻摇着扇子,迸出来的却依然是热风。打在脸颊上,很不舒服。汗水则黏黏的,把衣服贴在皮肤上,去扯,牵肠挂肚一般,扯出缕缕腻感。“恩,原因正在调查。”夜撩了撩额前的刘海,吐了口气。“其实,已经知道大致原因了。昨天城主请法师作法,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帝国城里出现了一只妖精。得快快捉到才好。” 
 “为什么有妖精就会停止下雨啊?”语嫣天真地问着。 
 “不知道,很久以前就这样了吧?人类的世界,是不能让妖精踏足的。几年前,就是那样吧,又那么一天,没有下雨。就是发生大火的那天。” 
 “那么,怎么才能捉到妖精啊?” 
 “其实,我们根本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能用什么办法。”夜摆摆手,很无奈的样子。 
 “那几年前那次,是怎么抓到的呢?” 
 “根本不是抓到,是那只妖精自己跑走了吧?” 
 hikaru在一旁,背脊上已经开始直冒冷汗。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这一切。坐视因自己而起的劫难,这不是自己最讨厌的吗?为什么现在会是自己这样做?好自私,就为了能够待在少年身边。宁愿和其他人一起忍受劫难。和看烟火不同的是,这并不是隔岸观火。自己本身就在此岸。 
 烟火。 
 放烟火时逝去的东西,人们永远不会知道吧?hikaru咬紧了嘴唇。那些美丽的流光绽放的瞬间,到底是什么死去了呢?都永远没办法看到吧?因为它们是如此的渺小。如此形同虚无的存在。 
 很久很久以前的夏季,在充满绿光的森林中用神力看到了微小的它。一样是妖精却如此微小的他,以及他们。原来真的存在这样一群渺小的卑微的被别人掌控者宿命的妖精,活在枝叶间,不知如何快乐地释然地简单地存在着。成为了朋友。分享自己的故事,生活,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夕阳,黎明。但就在某一个夜晚,hikaru和他一起来到了人类世界,帝国城的上空。 
 比前几天稍稍规模小了一点的烟火大会。看到火光噌噌地冲上来,在他身边爆开。 
 所以逝去的,就是他这样的,微小的,生命。 
 而人们依然在欢呼,在仰头观看,在海誓山盟,在说这什么“下次还要再来。” 
 于是就在帝国城遇见了小时候的少年,也就是小时候的夜。和他玩了一天,去了很多地方,很多角落,唱了很多以往没唱过的歌。“对了,你要去我的秘密基地看看吗?”少年嘻笑着,夕阳纯粹地撒在他脸上。可是下一秒,四周闪起烈火,崩塌的声音。火光中,暗夜中。 
 少年的身躯。 
 只能让hikaru一个人钻出去的地道。 
 离开,远远望去。还真的是很美丽的火光。大片大片在空气中盛开直至凋零。化作虚无。 
 [我记得你] 
 扑在被子里,眼泪被被单逐渐吸干,映开深深浅浅的褐色。窒息一般,喘不过气,可却依旧把头埋得越来越深。以为这样就能表示自己知道过错,或者说以为这样就足以赎罪。hikaru刚才经过小巷尽头的时候,看到一扇半掩的门,时光的纹路清晰地刻在上面,边缘有裂开的痕迹,被呼喊声震得颤栗起来。透过门缝,看见双手朝天空乱抓这的老头,嘴角干裂,眼神里是干涸了的绝望。 
 不断地喊着什么我要水。 
 然后头一偏就不省人事了。旁边的亲人在哭喊着,似乎想要依次换会死去的灵魂。可是没用的,声音渐渐平缓了下来,变成紊乱的干咳。水,水,水。 
 究竟还是自己的错。hikaru的喉咙开始发出哽咽一般的声音,身体里某处正在迅速分泌这激素。呼吸停止一般,恍若一个世纪长短的慢镜。 
 语嫣推开门,被眼前hikaru的样子吓住了。精灵的长耳朵,暴露在从窗口透进来的风里,几颗耳钻隐隐闪烁着。整个世界仿佛都没有了声音,只剩下惨白的天光,把自己刺得睁不开眼。一刻间融入到某个过往的时空,熟悉的镜头一阵阵划过脑海。然后便是如同御风飞行一般,越过一张张笑脸,喜悦,悲伤,或是什么……迅速翻了很多页,泛黄日记 
  
 许久以前,童年的语嫣,和父亲一同走在树林的深处。阳光晃晃地射下来,被叶子搅得细碎。殷红的夕阳,就快落下去,云朵在天际旋成简单的花。远方的屋顶上,一只小精灵在摆动着细小的腿,脸上映满了红色的晕,并不断用嘴巴缓缓呼出气,去推动着风车。虽然离得很远,但总觉得,她在等待着什么,眼眸里反射出的光芒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 
 “爸爸,那是什么?”语嫣扯了扯父亲白色衬衫的衣角,由于长时间的行走,衣领部分已经开始沾染上汗渍。起风的时候,能够轻而易举地翻起那里,和着父亲英俊的面庞,形成一幅优美的画。 
 “妖精。不属于我们的世界的东西。”父亲笑笑,眼眸里是转瞬即逝的沧桑。 
 “爸爸,我想把她带回家。”语嫣。 
 “不可以的,我们和他们永远也没办法真正生活在一起的。即使去努力,即使去想办法改变这种现状,也是无济于事的。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就不能在一起,要不然分别得时候会很痛的。懂了吗?语嫣。爸爸,也曾经喜欢过一个妖精呢,只不过,没办法的。没办法的。” 
 “是谁?”语嫣嘟起嘴巴,想要套出父亲的话,然后去和母亲告状。单纯而稚气的想法。 
 “那只妖精的母亲。”父亲抬起手,指着哪里? 
 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又迅速逃窜开。长长的银发,尖尖的耳朵,淡蓝色的皮肤,张口的嘴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下去了。“额……”“额……”然后措手不及地逃亡相反的方向,在日落的余辉中渐渐消逝不见。形成不可追溯的点。 
 都说了。 
 永远没办法真正在一起的。 
 分别的时候会很痛。 
 再次见面也是一样。 
 再睁开眼,hikaru已经恢复了人形,站在语嫣面前。虽然眼泪被擦干了,还是能看出几条泪痕。hikaru刚想转身走出房间,却被语嫣拉住了。“我记得你。你就是,那只小妖精对吧?”hikaru淡淡地笑了笑,无力的动作,只是用肌肉去牵引而完成的。“但,很快,你就不会再记得了。” 
 随便就夺走别人的记忆,真的可以吗?那些别人所认为一辈子也不愿意丢的记忆,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被你抹掉了。为了维护你能自私地留在心爱的人身边,便这样被你用沾满欲望的双手抹掉了。 
 果然呢。 
 我记得你。 
 曾经。 
 我是想说,那时的自己就很希望,有一天,能给你——那只孤单地坐在屋顶上晒夕阳的妖精——友情的。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人。 
 [安静] 
 夜大口地喝着水,喉结上下翻动,于此同时的烦躁,空气的摩擦声。奉城主的命令,说是法师预言到南山上有什么古老时候遗留下来的琉璃碎片。作法候能使妖精灰飞烟灭。其实不希望用这种方法的,能够明白其实妖精并不是想要这种结果的,对吧?并不是想要让帝国城陷入缺水的危机才来到这里的。一定是为了什么,一定是想要守护什么,一定是这样吧?于是就自私地留了下来。 
 或许有什么办法可以引妖精出来,然后好好地让她离开的,对吧? 
 夜知道,自己小时候也曾经和一只妖精疯玩了一天。他对妖精说,自己真的很想到妖精的世界去看看,那是怎样的地方?因为听妖精讲,那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自由的,还有大片大片四季满开的樱花。于是对妖精说起了自己的愿望,就是能够和喜欢的人安静地在那样的地方,慢慢地生活。 
 可是,在想要和她逃离帝国城之前,发生了火灾。 
 就是这样把?注定不可能的。离开自己原有的世界去往另一个地方。注定不可能的。 
 “走,快走,带着我未能离开的遗憾。去往这世界愿望实现的地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统领,怎么办?城主吩咐过说一定要在天黑前找到琉璃的。”多嘴的侍从,被赐了一个白眼。便再没有人开口说话。安静得如同时间停止了。 
 真能停止的话就好了。 
 [无关的话] 
 所有的梦里,我们不断挣扎着往前跑。四周一定是成群的伙伴,手牵着手,脸上扬起从无真实出现过的最纯净的笑容。就这样,影子打在碧绿的草上,缓缓地前进着。穿过了10岁14岁16岁18岁,然后驻足在很久之后强迫自己找回原先的那些。 
 对不起,喜欢你在路上遗忘了。 
 对不起,青春在风里消逝了。 
 对不起,毕业晚会上说的要做一辈子的朋友请当做信誓旦旦吧。 
  
 好了,可以继续了。 
 [落雨冢] 
 落雨神社的仪式,怎么可能会忘呢?住持由于生病没有来,空旷旷的院子只有hikaru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由于天色暗下来开始觉得冷。鸡皮疙瘩从手臂一直到后背。用力想用双臂蜷住身体。眼前的地面上出现自己茫茫的影子。 
 已经没有在想什么了,只等待着繁星满天,然后一个人淋雨。这几天帝国城都没有下雨,不一会儿却要在神社这里下起粉色的雨,是不是很嘲讽呢。小的时候,每一年都会和母亲去往风的街道。传说那里是这世界愿望实现的地方,风铃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地让hikaru觉得,自己在那里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每次去都会用小纸片写下愿望,然后小心地折叠起来,折成很漂亮的方块。挂在街道尽头。 
 愿望真的一次又一次的实现了呢。 
 2岁时的想要养一只小乌龟,3岁时的想要在荡秋千时荡得很高都不会怕,4岁时的想让妈妈变漂亮点,5岁时的晶莹的耳钻。只不过也有例外吧。hikaru这样想着,因为在那次大火之后,她带着少年的愿望,来到了风的街道。小心翼翼地写下来,一样折成很好看的形状,然后挂好。 
 可是呢,少年依旧没能够和喜欢的人,在精灵所在的森林里,安静地生活一辈子。 
 所谓的规律又一次暂停了一次。 
 星空的样子慢慢浮现在了地面上,发出若即若离的微光。抬起头,发现手上也落了些,星星点点的,白色的,颜色深浅不一。不知道自己的眼眸里是不是也落了些。 
 踮起脚尖,气流迅速从地面升起,吹起hikaru的长发,在月光下往外不断甩着光。鼻尖上的小亮点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水汽。心理面迅速澎湃的血液,把爱与痛泵出了指尖——一束束的粉色电流。在天空之中盘旋候,像是一落千丈的浩劫砸在地面上。没有形成一滩滩的水,而是直接融进了地底。 
 “hi to yi,a na wa ji yo”融进去的雨水开始从hikaru脚底蹿出来,变成缤纷的樱花瓣。 
 “kayo,a i mo,en na wo”宇宙的另一端,女神的羽毛。 
 “kang bo wa,ya ki lu”用最虔诚的祈祷,换来能够和你在一起的方法。 
 听到了吗?—— 
 ——恩。 
 [繁花]  
 为什么,有什么理由不被允许。究竟是做错了什么,很单纯地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单纯地想要给她保护或者被他保护,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两颗心,犹如紧贴在一道透明的屏障上。看似很近了,其实永远没办法真正触碰到对方。 
 呼吸到的是隔着断层的气息。 
 我们明明近在咫尺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如果没办法通往你的身边,我讲化作流星,撕裂这场命运。 
 即使粉身碎骨。 
 即使成为落尽的繁花。

斯诺克:pvz:顶杆僵尸也能“养”?贴吧父亲神物开辟新阵型,松锁新玩法!

【守】【护】【灵】【学】【校】【 】【<】【b】【r】【>】【【】【一】【年】【级】【月】【班】【】】【(】【一】【个】【属】【于】【高】【级】【守】【护】【灵】【的】【接】【班】【人】【的】【高】【级】【班】【,】【而】【其】【它】【班】【只】【有】【一】【个】【高】【级】【名】【额】【)】【 】【<】【b】【r】【>】【 】【 】【“】【积】【极】【灵】【儿】【后】【人】【:】【小】【月】【(】【无】【人】【)】【,】【小】【灵】【(】【无】【人】【)】【,】【小】【静】【(】【无】【人】【)】【,】【小】【萌】【(】【筱】【幽】【)】【,】【小】【幻】【(】【无】【人】【)】【。】【都】【报】【到】【了】【吗】【?】【”】【超】【帅】【气】【的】【老】【师】【 】【杰】【(】【无】【人】【)】【在】【做】【新】【学】【期】【点】【名】【。】【 】【<】【b】【r】【>】【 】【 】【“】【报】【到】【了】【!】【”】【积】【极】【灵】【儿】【后】【人】【兴】【奋】【地】【说】【!】【 】【<】【b】【r】【>】【 】【 】【“】【那】【消】【极】【灵】【儿】【后】【人】【:】【小】【絮】【(】【无】【人】【)】【,】【小】【馨】【(】【无】【人】【)】【,】【小】【兰】【(】【无】【人】【)】【,】【小】【恋】【(】【无】【人】【)】【,】【小】【黛】【(】【无】【人】【)】【,】【小】【樱】【(】【无】【人】【)】【,】【小】【艾】【(】【无】【人】【)】【,】【小】【霏】【(】【无】【人】【)】【,】【小】【梦】【(】【无】【人】【)】【,】【小】【纯】【(】【无】【人】【)】【,】【小】【柔】【(】【无】【人】【)】【。】【没】【有】【拉】【下】【的】【吧】【?】【”】【 】【<】【b】【r】【>】【 】【 】【“】【没】【有】【!】【”】【消】【极】【灵】【儿】【也】【不】【甘】【示】【弱】【!】【 】【<】【b】【r】【>】【 】【 】【“】【那】【你】【们】【班】【男】【生】【有】【几】【个】【?】【女】【生】【又】【有】【几】【个】【?】【看】【谁】【先】【数】【好】【!】【开】【始】【!】【”】【 】【<】【b】【r】【>】【 】【 】【。】【 】【。】【 】【。】【 】【。】【 】【。】【 】【。】【 】【(】【三】【秒】【钟】【过】【去】【了】【,】【大】【家】【了】【连】【1】【|】【4】【都】【没】【数】【到】【,】【只】【有】【…】【。】【)】【 】【<】【b】【r】【>】【 】【 】【“】【老】【师】【,】【有】【1】【2】【个】【女】【生】【,】【4】【个】【男】【生】【。】【女】【生】【有】【:】【我】【,】【小】【月】【,】【小】【静】【,】【小】【萌】【,】【小】【馨】【,】【小】【兰】【,】【小】【黛】【,】【小】【樱】【,】【小】【艾】【,】【小】【霏】【,】【小】【梦】【,】【小】【柔】【;】【<】【b】【r】【>】【男】【生】【有】【:】【小】【灵】【,】【小】【幻】【,】【小】【絮】【,】【小】【纯】【。】【”】【不】【愧】【是】【小】【恋】【啊】【!】【不】【但】【聪】【明】【,】【记】【忆】【力】【也】【超】【强】【的】【耶】【!】【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小】【恋】【就】【能】【把】【名】【字】【记】【到】【,】【厉】【害】【~】【!】【 】【<】【b】【r】【>】【 】【“】【啊】【!】【”】【同】【学】【们】【惊】【呼】【!】【 】【<】【b】【r】【>】【 】【“】【小】【恋】【,】【谢】【谢】【你】【了】【。】【在】【还】【没】【开】【学】【时】【,】【我】【已】【经】【到】【各】【位】【同】【学】【家】【进】【行】【了】【家】【访】【,】【大】【概】【地】【了】【解】【了】【同】【学】【们】【的】【特】【长】【,】【可】【以】【给】【大】【家】【发】【奖】【状】【了】【!】【”】【不】【愧】【是】【高】【级】【教】【师】【,】【杰】【啊】【,】【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b】【r】【>】【 】【“】【哇】【!】【发】【奖】【!】【”】【同】【学】【们】【立】【即】【对】【这】【位】【新】【老】【师】【产】【生】【了】【兴】【趣】【!】【 】【<】【b】【r】【>】【 】【“】【智】【慧】【星】【:】【小】【恋】【;】【<】【b】【r】【>】【绘】【画】【星】【:】【小】【艾】【;】【<】【b】【r】【>】【歌】【唱】【星】【:】【小】【萌】【;】【<】【b】【r】【>】【天】【文】【星】【:】【小】【黛】【;】【<】【b】【r】【>】【文】【学】【星】【:】【小】【樱】【;】【<】【b】【r】【>】【体】【操】【星】【:】【小】【灵】【;】【<】【b】【r】【>】【武】【术】【星】【:】【小】【幻】【;】【<】【b】【r】【>】【辩】【论】【星】【:】【小】【霏】【;】【<】【b】【r】【>】【历】【史】【星】【:】【小】【兰】【;】【<】【b】【r】【>】【可】【爱】【星】【:】【小】【梦】【;】【<】【b】【r】【>】【漂】【亮】【星】【:】【小】【静】【;】【<】【b】【r】【>】【乐】【观】【星】【:】【小】【纯】【;】【<】【b】【r】【>】【地】【理】【星】【:】【小】【絮】【;】【<】【b】【r】【>】【戏】【曲】【星】【:】【小】【月】【;】【<】【b】【r】【>】【柔】【道】【星】【:】【小】【柔】【”】【杰】【说】【!】斯诺克【1】【、】【最】【近】【,】【虫】【虫】【迷】【上】【了】【电】【脑】【,】【成】【天】【泡】【在】【网】【上】【,】【都】【快】【成】【网】【虫】【了】【,】【他】【近】【视】【的】【度】【数】【由】【2】【5】【0】【度】【飞】【速】【涨】【到】【了】【6】【0】【0】【度】【,】【这】【可】【把】【妈】【妈】【急】【坏】【了】【,】【她】【为】【了】【虫】【虫】【,】【设】【置】【了】【个】【超】【难】【的】【电】【脑】【密】【码】【。】【虫】【虫】【虽】【说】【是】【个】【破】【解】【密】【码】【的】【高】【手】【,】【可】【这】【个】【密】【码】【也】【花】【了】【他】【半】【个】【小】【时】【,】【他】【刚】【输】【入】【正】【确】【密】【码】【,】【只】【听】【一】【个】【声】【音】【:】【“】【密】【码】【时】【代】【已】【被】【解】【密】【,】【准】【备】【进】【入】【密】【码】【时】【代】【,】【倒】【计】【时】【:】【十】【、】【九】【…】【…】【六】【、】【五】【…】【…】【三】【、】【二】【、】【一】【!】【”】【 】【虫】【虫】【还】【没】【反】【映】【过】【来】【,】【就】【被】【一】【个】【密】【码】【手】【一】【下】【子】【拉】【进】【了】【电】【脑】【。】【 】【<】【b】【r】【>】【 】【 】【 】【<】【b】【r】【>】【 】【 】【2】【、】【虫】【虫】【站】【在】【密】【码】【时】【代】【的】【大】【街】【上】【,】【目】【瞪】【口】【呆】【,】【他】【心】【里】【正】【纳】【闷】【儿】【呢】【,】【自】【己】【怎】【么】【就】【不】【明】【不】【白】【的】【进】【入】【了】【密】【码】【时】【代】【,】【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密】【码】【密】【码】【密】【码】【!】【”】【虫】【虫】【吓】【坏】【了】【,】【连】【忙】【后】【退】【了】【几】【步】【,】【这】【个】【声】【音】【又】【响】【起】【了】【,】【并】【且】【越】【来】【越】【大】【:】【“】【密】【码】【密】【码】【密】【码】【!】【密】【码】【密】【码】【密】【码】【!】【!】【”】【虫】【虫】【是】【个】【胆】【小】【鬼】【,】【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密】【码】【密】【码】【密】【码】【!】【!】【!】【”】【这】【个】【声】【音】【再】【度】【响】【起】【,】【并】【且】【震】【耳】【欲】【聋】【,】【虫】【虫】【尖】【叫】【一】【声】【:】【“】【啊】【!】【”】【“】【密】【码】【密】【码】【密】【码】【密】【码】【!】【”】【这】【个】【声】【音】【又】【来】【了】【,】【虫】【虫】【仔】【细】【听】【了】【听】【,】【这】【声】【音】【竟】【然】【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发】【出】【的】【!】【他】【的】【嘴】【巴】【成】【了】【“】【O】【”】【字】【形】【,】【这】【时】【,】【警】【车】【打】【着】【“】【密】【码】【密】【码】【密】【码】【密】【码】【…】【…】【”】【的】【铃】【声】【来】【到】【了】【虫】【虫】【跟】【前】【,】【一】【个】【警】【察】【走】【出】【车】【来】【,】【嘴】【里】【还】【一】【边】【说】【着】【:】【“】【密】【码】【密】【码】【密】【码】【密】【码】【,】【”】【并】【把】【手】【指】【向】【另】【外】【两】【个】【警】【察】【:】【“】【密】【码】【密】【码】【密】【码】【密】【码】【,】【”】【虫】【虫】【一】【头】【雾】【水】【,】【只】【见】【两】【个】【警】【察】【把】【虫】【虫】【抬】【上】【警】【车】【,】【警】【车】【又】【打】【着】【“】【密】【码】【密】【码】【密】【码】【密】【码】【…】【…】【”】【的】【声】【音】【回】【到】【了】【警】【察】【局】【。】【 】【<】【b】【r】【>】【 】【 】【3】【、】【警】【察】【局】【是】【个】【气】【派】【的】【大】【楼】【,】【上】【面】【写】【着】【“】【密】【码】【密】【码】【”】【,】【虫】【虫】【被】【这】【宏】【伟】【的】【大】【楼】【震】【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气】【派】【的】【大】【楼】【。】【他】【刚】【走】【到】【门】【口】【,】【只】【听】【:】【“】【密】【码】【密】【码】【密】【码】【,】【”】【警】【察】【也】【说】【:】【“】【密】【码】【密】【码】【密】【码】【!】【”】【门】【打】【开】【了】【,】【里】【面】【的】【地】【板】【是】【上】【了】【蜡】【的】【朱】【红】【地】【板】【,】【能】【照】【得】【见】【人】【影】【。】【虫】【虫】【被】【押】【到】【一】【张】【沙】【发】【上】【坐】【着】【,】【警】【察】【对】【虫】【虫】【说】【:】【“】【密】【码】【密】【码】【密】【码】【!】【”】【虫】【虫】【不】【懂】【,】【那】【人】【着】【急】【了】【,】【又】【说】【:】【“】【密】【码】【密】【码】【密】【码】【!】【”】【虫】【虫】【还】【是】【不】【明】【白】【,】【这】【个】【警】【察】【急】【了】【,】【脸】【上】【暴】【出】【青】【筋】【:】【“】【密】【码】【密】【码】【密】【码】【!】【”】【虫】【虫】【全】【身】【到】【出】【都】【打】【着】【问】【号】【:】【这】【什】【么】【意】【思】【啊】【!】【 】【<】【b】【r】【>】【 】【 】【4】【、】【这】【时】【,】【走】【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警】【察】【们】【都】【行】【他】【致】【敬】【,】【他】【大】【概】【是】【一】【个】【上】【司】【。】【他】【也】【对】【虫】【虫】【说】【:】【“】【密】【码】【密】【码】【密】【码】【!】【”】【虫】【虫】【摆】【摆】【手】【,】【于】【是】【,】【这】【个】【老】【头】【儿】【用】【汉】【语】【说】【:】【“】【小】【朋】【友】【,】【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吧】【?】【”】【虫】【虫】【点】【了】【点】【头】【,】【接】【着】【,】【老】【头】【儿】【给】【了】【虫】【虫】【一】【个】【密】【码】【翻】【译】【器】【,】【有】【了】【他】【,】【虫】【虫】【就】【能】【听】【懂】【别】【人】【说】【话】【了】【,】【老】【头】【儿】【又】【给】【了】【虫】【虫】【一】【本】【厚】【厚】【的】【书】【,】【虫】【虫】【透】【过】【翻】【译】【器】【看】【到】【上】【面】【写】【着】【:】【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共】【8】【8】【8】【8】【条】【)】【,】【老】【头】【儿】【告】【诉】【虫】【虫】【,】【必】【须】【阅】【读】【完】【这】【本】【书】【才】【能】【出】【门】【,】【老】【头】【儿】【念】【虫】【虫】【是】【个】【外】【乡】【人】【,】【便】【让】【虫】【虫】【暂】【时】【在】【警】【察】【局】【住】【下】【。】【 】【<】【b】【r】【>】【 】【 】【5】【、】【虫】【虫】【在】【警】【察】【局】【仔】【仔】【细】【细】【地】【翻】【阅】【了】【一】【遍】【《】【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密】【码】【时】【代】【过】【了】【六】【个】【月】【了】【,】【可】【他】【每】【天】【都】【在】【看】【《】【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这】【天】【,】【来】【了】【个】【送】【信】【的】【人】【,】【他】【给】【了】【虫】【虫】【一】【封】【信】【:】【亲】【爱】【的】【虫】【虫】【,】【我】【是】【你】【的】【朋】【友】【冰】【雪】【儿】【,】【知】【道】【你】【来】【了】【密】【码】【时】【代】【,】【我】【非】【常】【欢】【迎】【,】【请】【输】【入】【密】【码】【,】【来】【到】【我】【家】【,】【虫】【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了】【半】【天】【才】【想】【起】【《】【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上】【写】【着】【要】【去】【谁】【家】【,】【就】【得】【说】【密】【码】【密】【码】【密】【码】【,】【可】【虫】【虫】【的】【声】【调】【不】【对】【,】【(】【密】【码】【翻】【译】【器】【只】【能】【翻】【译】【,】【不】【能】【教】【你】【说】【话】【。】【)】【密】【码】【保】【安】【以】【为】【它】【是】【小】【偷】【,】【但】【念】【在】【他】【是】【初】【犯】【,】【只】【把】【他】【暴】【打】【一】【顿】【,】【贬】【到】【了】【密】【码】【地】【狱】【第】【二】【层】【,】【这】【里】【的】【生】【活】【才】【是】【苦】【不】【堪】【言】【,】【每】【天】【都】【靠】【喝】【稀】【饭】【来】【维】【持】【生】【计】【,】【还】【得】【输】【入】【密】【码】【,】【虫】【虫】【全】【然】【不】【知】【,】【因】【为】【《】【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上】【没】【写】【,】【他】【痛】【苦】【不】【堪】【,】【都】【快】【饿】【成】【火】【柴】【棍】【了】【。】【 】【<】【b】【r】【>】【 】【 】【 】【6】【、】【这】【时】【,】【密】【码】【时】【代】【首】【领】【(】【冰】【雪】【儿】【的】【爸】【爸】【)】【、】【虫】【虫】【的】【大】【救】【星】【—】【—】【冰】【王】【修】【改】【了】【密】【码】【时】【代】【规】【矩】【,】【发】【给】【了】【密】【码】【时】【代】【每】【一】【个】【公】【民】【一】【本】【新】【的】【法】【律】【规】【则】【书】【—】【—】【《】【密】【码】【时】【代】【法】【律】【宝】【典】【》】【,】【并】【且】【,】【给】【了】【密】【码】【时】【代】【公】【民】【三】【天】【的】【时】【间】【阅】【读】【,】【这】【三】【天】【,】【所】【有】【的】【人】【都】【可】【以】【不】【遵】【守】【法】【律】【规】【则】【,】【当】【然】【虫】【虫】【也】【得】【到】【了】【,】【并】【且】【,】【被】【释】【放】【了】【。】【 】【<】【b】【r】【>】【 】【 】【 】【7】【、】【虫】【虫】【谢】【天】【谢】【地】【,】【他】【一】【路】【走】【一】【路】【问】【,】【问】【到】【了】【冰】【雪】【儿】【家】【,】【冰】【王】【以】【为】【是】【那】【些】【拥】【簇】【他】【的】【密】【码】【人】【民】【,】【便】【大】【门】【敞】【开】【,】【让】【虫】【虫】【进】【去】【,】【谁】【知】【,】【虫】【虫】【连】【密】【码】【语】【都】【不】【会】【说】【,】【冰】【王】【非】【常】【生】【气】【,】【要】【把】【虫】【虫】【赶】【走】【,】【虫】【虫】【正】【准】【备】【空】【手】【投】【宿】【到】【警】【察】【局】【是】【,】【冰】【雪】【儿】【走】【了】【出】【来】【,】【她】【还】【是】【老】【样】【子】【,】【没】【变】【!】【冰】【雪】【儿】【一】【眼】【就】【认】【出】【了】【虫】【虫】【,】【只】【见】【她】【低】【声】【对】【冰】【王】【说】【了】【几】【句】【,】【冰】【王】【便】【开】【始】【对】【虫】【虫】【刮】【目】【相】【看】【,】【没】【想】【到】【他】【竟】【然】【是】【自】【己】【宝】【贝】【女】【儿】【的】【朋】【友】【,】【冰】【王】【与】【冰】【雪】【儿】【一】【起】【欢】【迎】【着】【虫】【虫】【的】【到】【来】【,】【并】【让】【虫】【虫】【在】【他】【们】【加】【住】【下】【来】【。】【 】【<】【b】【r】【>】【 】【 】【 】【8】【、】【冰】【雪】【儿】【家】【住】【的】【是】【豪】【华】【别】【墅】【,】【这】【让】【虫】【虫】【这】【个】【小】【娃】【娃】【大】【开】【眼】【界】【,】【有】【好】【多】【东】【西】【虫】【虫】【别】【说】【见】【,】【就】【是】【闻】【也】【是】【闻】【所】【未】【闻】【。】【虫】【虫】【为】【之】【震】【惊】【,】【他】【一】【边】【感】【叹】【着】【,】【一】【边】【在】【密】【码】【时】【代】【住】【了】【下】【来】【,】【冰】【雪】【儿】【每】【天】【都】【要】【教】【虫】【虫】【一】【口】【地】【道】【的】【密】【码】【语】【,】【最】【让】【虫】【虫】【惊】【讶】【的】【是】【密】【码】【时】【代】【的】【饭】【菜】【,】【那】【简】【直】【比】【山】【珍】【海】【味】【、】【满】【汉】【全】【席】【还】【美】【味】【(】【用】【重】【庆】【话】【来】【讲】【,】【就】【是】【巴】【适】【惨】【了】【!】【)】【虫】【虫】【在】【冰】【雪】【儿】【家】【过】【得】【有】【滋】【有】【味】【。】【 】【<】【b】【r】【>】【 】【 】【 】【9】【、】【快】【到】【秋】【天】【了】【,】【虫】【虫】【得】【回】【去】【上】【学】【了】【,】【他】【恋】【恋】【不】【舍】【地】【向】【冰】【氏】【家】【族】【一】【一】【告】【别】【,】【说】【实】【话】【,】【虫】【虫】【还】【真】【有】【些】【不】【想】【走】【呢】【,】【可】【要】【怎】【么】【才】【能】【回】【去】【呢】【?】【坐】【飞】【机】【?】【可】【已】【经】【没】【有】【票】【了】【,】【没】【办】【法】【,】【可】【怜】【的】【虫】【虫】【只】【能】【在】【机】【尾】【后】【面】【栓】【个】【绳】【子】【,】【飞】【回】【家】【了】【!】

斯诺克:NBA发奖品仪式雷霆成最父亲输家,乔治水包违反两项父亲奖品,威微少输给罗斯

【<】【p】【>】【烟】【花】【如】【银】【蝶】【般】【在】【空】【中】【飞】【舞】【着】【,】【飞】【舞】【着】【&】【h】【e】【l】【l】【i】【p】【;】【&】【h】【e】【l】【l】【i】【p】【;】【好】【美】【,】【好】【美】【,】【好】【美】【&】【h】【e】【l】【l】【i】【p】【;】【&】【h】【e】【l】【l】【i】【p】【;】【<】【/】【p】【>】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科幻变雄心:叠境数字全息实时直播技术惊艳2018互联网父亲会,国趾归募化球员:父亲亲是蔡振华陪练,僵持乒乓球,想替中国踢世界杯,鹿岛鹿角主帅不称心与恒父亲和局,鹿岛鹿角主场僵持对中超球队不败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