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多地受灾严重!

3名行人受伤!

大连铭湖温泉:7万余人受灾!

2019年10月24日 11:17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4-1-l.jpg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微博、微信朋友圈、视频网站、论坛跟帖……几乎在互联网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蓝翔”这两个字的出现频率之高,都让你根本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挖掘技术哪家强”本是蓝翔技校招生的广告语,最先在网易跟帖与各大论坛里零星出现,现在已演变成网络流行语,呈现病毒式传播,并在网络上演变出了古文体、学术体等多种体裁,成为一种网络“时尚”,引发一波波传播热潮。
  探寻“挖掘技术哪家强”的蹿红路径,不难发现形态各异的话题、段子背后隐藏着年轻人共通的心理和相似的价值理念。当前一些大学教育的脱离实际、过于理论化,其知识无法直接转化为生产力,相反中国的技校毕业生对中国实业却能立即提供新鲜血液,这导致曾居象牙塔的天之骄子,这些年里已落魄坠地——“挖掘机之问”是网民无意识的一场自我狂欢,潜意识里又何尝不是对自身的一次嘲讽。而对潜藏在其后、在当前社会中渐渐有抬头之势的读书无用论,我们又该如何看待?


  大海蕴藏着多少神奇啊!期望着能投入大海的怀抱,畅游一番,一览海底胜景,就成了我的“妄想”。没想到,今天竟如愿以偿了!
  出海那天,在教练的陪同下我穿着潜水衣,坐在快艇上,昂着头,任海风狂吹,心花怒放。
  我一直以为,潜水员一旦置身海水中,就可以自由自在地漂浮、游玩了。但实际情形并非如此。下水前先要背上一个氧气瓶,这个瓶子少说也有七八斤重。背上它,我一下子被压弯了腰,累得我气喘吁吁。
  终于可以下潜了,可却不怎么顺利。刚开始我还能按照教练说的来调整呼吸,可没到1分钟,我就坚持不住了,竟然猛吸了一大口海水。原来是我没把呼吸器咬紧,结果呛水了。找怎么也没想到,海水竟然这么咸,好像一下子吃了五六勺子盐一样。因为有了第一次的教训,第二次下潜我把呼吸器咬得死死的,并按照教练的要求,自如地展开手脚游动。说也奇怪,这时我的身体顿时轻松起来。在教练的扯动下,我舞动蛙蹼,很放松,竟然能够慢慢自由地沉浮了。嘿,我成了蛙人了!
  我兴奋极了,一边游,一边欣赏海底那神奇的景物:
  珊瑚丛在深蓝的水里自如地飘移着,形成了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山”。低的不足4喱米,高的却超过了五六米。再凝神细看,有的珊瑚丛是三角形的,有的像一棵倒栽的大树……
  千奇百怪的鱼儿在珊瑚丛中穿梭着,橙的,黄的,半蓝半黑的,半淡绿半白的……甚至还有透明的呢!有些鱼的嘴巴的长度是身体的一半,像个长嘴怪物,有些鱼的鳍比身体还大,好似擎了把大扇子……鱼儿不时地来触摸我的身体,与我共舞,我想抓一条,却总是从我手中溜走了,不知是我在逗惹鱼儿,还是鱼儿在逗我玩呢!
  数不清的贝族,成群结队的小虾,悠然漫游的小海龟,在我的眼前游着,真是应接不暇。我光顾看这里的美色,竟不小心撞到了暗礁上,幸好有海水浮力保驾,才有惊无险。
  这次海底探险虽说只有短短的30分钟,但却大大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令我在想象的世界里回味无穷。
  作者写海底探险紧扣一个“奇”字,写学潜游的刺激和快乐,写海底世界的神奇和美妙,引人入胜,诱人一读。
  由于小作者在海水中能细致地观察,所以有深切的感受,这样写来笔下自生光彩,而且真实可信。
  (点评老师:孟宪法)大连铭湖温泉
  数学竞赛成绩揭晓了,一向位居榜首的我这次居然榜上无名。
  想象着老师责备的目光,父母失望的面容,同学嘲笑的神情,我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不知不觉的我来到了操场西面的小河边,顺着河沿儿,心不在焉地走着。忽然,前方的土坡上,探出一条绿藤,几朵红红的小花朝我眨着眼睛。这不就是常见的牵牛花吗?我平时就不怎么喜欢这种花,那毛茸茸的叶子,摸着怪不舒服的,还有那花,像个喇叭似的,俗死了!我扫了它一眼,想到自己榜上无名的尴尬,觉得这小而俗的花儿似乎也在嘲笑我:“嘻嘻,什么优等生?连个三等奖都拿不到,还有心思来散步,羞不羞呀!”我愤怒极了,发疯似的把花秧扯成了两段,心里觉得舒服多了。我余怒未消地对它吼道:“看你还敢不敢嘲笑我,哼!”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几天后,心情依旧郁闷。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那棵被我扯断的牵牛花,一种幸灾乐祸的念头油然而生,毕竟还有比我更倒霉的。那藤蔓恐怕已经枯萎发黄了吧。唉,还是去看看吧,顺便给它点同情和安慰。我匆匆跑到土坡上,定睛一看,却傻眼了,那棵牵牛花依旧立在那儿!它靠那残存的半条藤蔓输送养料,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遍。不错,它活着。在微风的吹拂下,它正晃动着纤细的腰肢,似乎在向我示威:“我会那么不堪一击吗?你也太小瞧我了……”惊诧之余,我又禁不住恼羞成怒起来,赌气地把牵牛花的半条藤向下缠在旁边的小树上,不服气地说了一声:“看你还能怎么样?”便离开了。
  一个多星期后,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忍不住又想去看一看那被我伤害的牵牛花。来到土坡上,我又被惊呆了。那向下的藤蔓已经顽强地挺起,并直直地沿着小树向上伸展,那上面还吐出了新绿,开了几朵又大又红的喇叭花。“啊,多么顽强,的小花!”
  我不禁为自己感到羞愧:我仅仅是遭受了一次小小的挫折,就经受不住,甚至迁怒于无辜的牵牛花,真是太不应该了。我抬头看着牵牛花,那些小喇叭忽然变得可爱起来,它们张开红红的笑脸,好像在对我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嘛。要挺住,别气馁!”
  我禁不住感动万分,发自肺腑地高声喊道:“牵牛花,谢谢你!”
  小作者通过一株牵牛花遭受磨难,却依然“顽强地挺起”,直直地“向上伸展”的描摹叙写,热情讴歌了牵牛花不屈不挠、勇敢向上的精神品质。
  文章细腻地刻画了“我”的心理活动,欲扬先抑,状物抒情,是一篇较为成功的习作。
  (指导老师:杨在华)


  小鸟问父亲:“世界上最高级的生灵是什么?是我们鸟类吗?”
  老鸟答道:“不,是人类。”
  小鸟又问:“人类是什么样的生灵?”
  “人类……就是那些常向我们巢中投掷石块的生灵。”
  小鸟恍然大悟:“啊,我知道啦!可是,人类比我们优秀吗?他们生活得比我们幸福吗?”
  “他们或许比我们优秀,却远不如我们生活得幸福。”
  “为什么?”小鸟不解地问。
  老鸟答道:“因为在人类心中生长着一根刺,这根刺无时无刻不在刺痛和折磨着他们,他们之中有人为这根刺起了个名字,叫贪婪。”
  小鸟又问:“贪婪?贪婪是什么意思?”
  “你想亲眼见识见识吗?”
  “是的,爸爸。”
  “这很容易,若看见有人走过来,赶快告诉我。”
  少顷,小鸟便叫了起来。
  “爸爸,有人走过来啦!”
  老鸟对小鸟说:“听我说,孩子,待会儿我要自投罗网,你可以看到一场好戏。”
  小鸟不由得十分担心,说:“如果您受到什么伤害……”
  老鸟安慰它说:“莫担心,孩子,我了解人类的贪婪,我晓得怎样从他手中逃脱。”
  说罢,老鸟飞离了鸟巢,落在那人身边,那人伸手便抓住了它,乐不可支地叫道:“我要把你宰掉,吃你的肉!”
  老鸟说道:“肉这么少,不够你吃。”
  那人说:“肉虽然少,却鲜美可口!”
  老鸟说:“我可以送你远比我的肉更有用的东西,那就是三句至理名言,假如你学到手,便会发大财!”
  那人急不可耐:“快告诉我,哪三旬?”
  老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款款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有个条件!我在你手中先告诉你第一句,待你放开我,我便告诉你第二句,待我飞到树上之后,才会告诉你第三句。”
  那人一心想尽快得到三句名言,好去发大财,便马上答道:“我接受你的条件,快告诉我第一句!”
  老鸟不慌不忙地说道:“第一句名言是:莫惋惜已经失去的东西!根据我们的约定,现在请你放开我。”于是那人便松手放开了它。
  老鸟落到离他不远的地面继续说:“第二旬名言是:莫相信不可能存在的事情!”说罢,振翅飞上树梢。
  “你真是个大傻瓜,如果刚才把我宰掉,你便会从我腹中取出一颗重达30克、价值连城的大宝石。”
  那人听后,懊悔不已,把嘴唇都咬出了血,他望着树上的鸟儿,仍惦着他们方才谈妥的条件,便又说道:“请你快把第三句名言告诉我!”
  狡猾的老鸟讥笑道:“贪婪的人啊,你的贪婪之心遮住了你的双眼,既然你忘记了前两句名言,告诉你第三句又有何妨!难道我没告诉你,‘莫惋惜已经失去的东西,莫相信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吗?你想想看,我浑身的骨肉羽翅加起来不足20克,怎会有一颗30克的大宝石呢?”
  那人闻听此言,顿时目瞪口呆,好不尴尬。
  一只鸟儿就这样耍弄了一个人。老鸟对小鸟说:“孩子,你现在可亲眼见识了?”
  小鸟答道:“可这个人怎么相信在您腹中有一颗超过您体重的宝石,怎么相信这种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呢?”
  老鸟回答说:“贪婪所致!”
  (指导老师:曾令娥)大连铭湖温泉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12/xzwg20141204-1-l.jpg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微博、微信朋友圈、视频网站、论坛跟帖……几乎在互联网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蓝翔”这两个字的出现频率之高,都让你根本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挖掘技术哪家强”本是蓝翔技校招生的广告语,最先在网易跟帖与各大论坛里零星出现,现在已演变成网络流行语,呈现病毒式传播,并在网络上演变出了古文体、学术体等多种体裁,成为一种网络“时尚”,引发一波波传播热潮。
  探寻“挖掘技术哪家强”的蹿红路径,不难发现形态各异的话题、段子背后隐藏着年轻人共通的心理和相似的价值理念。当前一些大学教育的脱离实际、过于理论化,其知识无法直接转化为生产力,相反中国的技校毕业生对中国实业却能立即提供新鲜血液,这导致曾居象牙塔的天之骄子,这些年里已落魄坠地——“挖掘机之问”是网民无意识的一场自我狂欢,潜意识里又何尝不是对自身的一次嘲讽。而对潜藏在其后、在当前社会中渐渐有抬头之势的读书无用论,我们又该如何看待?

大连铭湖温泉:云蒸霞蔚绿意浓!

这就是我调皮的妹妹!

大连铭湖温泉
  今天是放假的第一天,原本准备呆在家里做一只“蜘蛛”的,可是老妈非拉我去逛街。
  在街上逛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看到什么称心的东西,于是我和妈妈又进了一家商场,在三楼的文具柜台,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对父子,父亲正在给儿子买文具。
  父亲很高,穿了一件很旧的衣服,衣服的口袋鼓鼓的,拉链没拉,露出了一副线手套,我猜他是在工地上千活的。他的脸上有很多皱纹,胡子很长,也许好久都没有刮了,头发有些花白了,估计有50多岁了。可当我看到他的儿子时,就发现我的判断错了。小男孩不是很高,大概在上三年级吧。他穿着绿色的校服,很活泼,头大大的,像个小精灵,虎头虎脑的。
  这对父子在文具柜台买本子。小男孩在那挑了好长时间,看看这本,翻翻那本,就是没有定下来。“这本太贵了!”儿子对爸爸说。“没关系,只要你觉得好,我就给你买。”爸爸摸着儿子的头,用夹杂着浓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对儿子说。听口音,他们肯定不是本地人。我走近他们,其实那本子才两块钱,还没有一罐可乐责呢!过了一会儿,儿子拿着一本很薄的本子对爸爸说:“爸,买这本吧,才七角钱,能用好长时间呢!”“儿子,这本太薄了,拿这本吧!”父亲手里拿着一本也不是很厚的本子说。“不,你看,这本一块二,我这本才七角,也不比那本薄多少,再说买贵了妈妈要骂的!”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疑惑:才一块二,而我们这些孩子买一瓶饮料都要用掉两三块钱,有的甚至要用五块……
  “啊!爸爸,你看,你知道这个单词念什么吗?”儿子突然激动地拿着一个本子指着上面的英文单词,用期待的眼神望着爸爸。爸爸摇摇头,对儿子说:“不知道。”儿子很兴奋,当起了爸爸的老师:“这是‘Notbook’,笔记本的意思!”“哦,是吗?”他的父亲应声道。我看了一眼他的父亲,脸上是一种令人费解的表情,既是一种喜悦,又有一种悲伤。小男孩依然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讲着,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父亲。
  过了一会儿,儿子把本子选好了,和父亲来到收银台前。小男孩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给爸爸:“爸,用这个付吧!”“这太少了。”说着,父亲拿出了一百元。“五十块七角。”收银员报道。父亲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把钱递了过去,小男孩还是垒了那本七角钱的本子。我当时真的有一个冲动,想为小男孩买一本很厚的Notbook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他。可我身边没带钱,妈妈也不知道去哪里逛了。但即使我买了,我也没有勇气送给他呀!
  “努力吧!将来赚了钱,去帮助他们吧!”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响起。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去帮助他们!
  (指导老师:梁晓慧)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我也不例外。我有过许多的第一次,它们像繁星一样,又多又亮,但其中一颗最为璀璨,它令我自豪,令我永生难忘!

大连铭湖温泉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亲?”年幼的我经常这样问自己。
  8岁那年夏天,父亲拉着我到南湖边散步,瞧着大哥哥、大姐姐们像水鸭子似的在水中嬉戏,我也闹着要下水去学游泳。
  可刚下水,我就感到浑身轻飘飘的,脚跟站不稳,刚想划水,一紧张,又呛了好几口水,弄得我鼻子一阵酸痛,难受极了,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于是,我跟父亲说以后再也不下水了。父亲却说:“水乡的孩子,怎么可以不会游泳呢?”我再三央求:“我害怕,真不想去。”“必须去,会游泳是一项生存技能。”父亲斩钉截铁地说。我抬头望着父亲严肃的神情,知道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心想,慈祥的父亲怎么变得这样“狠心”。
  第二天,父亲硬把我拖到湖边。湖边的风很大,我看见一个接一个的波浪不断涌来,吓得浑身颤抖,吵着要回家。父亲却跟我保证:“不用怕,沉下去我会托住你。”说着,就把我抱下水。这时我紧张极了,可偏偏又呛了几口水,鼻子里非常难受。
  不知呛了多少回水,也不知鼻子难受了多少次,到第三年夏天的时候,我总算学会了游泳,但父亲拖我下水时那“狠心”的样子却常常浮现在脑海中。
  初一时,学校组织去“欢乐世界”玩。我和同学都上了“水上S桥”。此桥蜿蜒起伏,最陡峭的地方几乎达到80度,桥下还有一潭水。很多跃跃欲试的同学苦于不会游泳,都望而生畏。这时,我自告奋勇地说:“瞧我的!”
  老师和同学听到我的声音,都很惊讶,用既羡慕又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我踏上S桥,开始匍匐前进,可在陡峭处,不小心踩了个空,落入水中,就在老师和同学们都大惊失色、不知怎么办时,我早已游上了岸。当再走s桥的时候,我终于闯关成功了!此时,岸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那一刻,我才领悟到了父亲那句“会游泳是一项生存技能”的教诲。
  人的一生,就好比走S桥,有蜿蜒,也有坎坷,但我不怕,因为是父亲用他的“狠心”使我战胜了挫折与困难,让我在人生的旅途上走得更稳、更扎实。
  孔子说:“爱之,能勿劳乎?”我十分感激父亲的“狠心”。
  (指导老师:顾伟清)

大连铭湖温泉:直击“摘牌”后的乔家大院!


  数学竞赛成绩揭晓了,一向位居榜首的我这次居然榜上无名。
  想象着老师责备的目光,父母失望的面容,同学嘲笑的神情,我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不知不觉的我来到了操场西面的小河边,顺着河沿儿,心不在焉地走着。忽然,前方的土坡上,探出一条绿藤,几朵红红的小花朝我眨着眼睛。这不就是常见的牵牛花吗?我平时就不怎么喜欢这种花,那毛茸茸的叶子,摸着怪不舒服的,还有那花,像个喇叭似的,俗死了!我扫了它一眼,想到自己榜上无名的尴尬,觉得这小而俗的花儿似乎也在嘲笑我:“嘻嘻,什么优等生?连个三等奖都拿不到,还有心思来散步,羞不羞呀!”我愤怒极了,发疯似的把花秧扯成了两段,心里觉得舒服多了。我余怒未消地对它吼道:“看你还敢不敢嘲笑我,哼!”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几天后,心情依旧郁闷。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那棵被我扯断的牵牛花,一种幸灾乐祸的念头油然而生,毕竟还有比我更倒霉的。那藤蔓恐怕已经枯萎发黄了吧。唉,还是去看看吧,顺便给它点同情和安慰。我匆匆跑到土坡上,定睛一看,却傻眼了,那棵牵牛花依旧立在那儿!它靠那残存的半条藤蔓输送养料,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遍。不错,它活着。在微风的吹拂下,它正晃动着纤细的腰肢,似乎在向我示威:“我会那么不堪一击吗?你也太小瞧我了……”惊诧之余,我又禁不住恼羞成怒起来,赌气地把牵牛花的半条藤向下缠在旁边的小树上,不服气地说了一声:“看你还能怎么样?”便离开了。
  一个多星期后,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忍不住又想去看一看那被我伤害的牵牛花。来到土坡上,我又被惊呆了。那向下的藤蔓已经顽强地挺起,并直直地沿着小树向上伸展,那上面还吐出了新绿,开了几朵又大又红的喇叭花。“啊,多么顽强,的小花!”
  我不禁为自己感到羞愧:我仅仅是遭受了一次小小的挫折,就经受不住,甚至迁怒于无辜的牵牛花,真是太不应该了。我抬头看着牵牛花,那些小喇叭忽然变得可爱起来,它们张开红红的笑脸,好像在对我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嘛。要挺住,别气馁!”
  我禁不住感动万分,发自肺腑地高声喊道:“牵牛花,谢谢你!”
  小作者通过一株牵牛花遭受磨难,却依然“顽强地挺起”,直直地“向上伸展”的描摹叙写,热情讴歌了牵牛花不屈不挠、勇敢向上的精神品质。
  文章细腻地刻画了“我”的心理活动,欲扬先抑,状物抒情,是一篇较为成功的习作。
  (指导老师:杨在华)大连铭湖温泉

2056年,我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科学家。有一天,我看到那些被失眠所困扰的人,我决定发明一种催眠苹果。

大连铭湖温泉:海边嘶喊女儿名字!


  
  
  
  这篇文章写了好友、老师和奶奶对自己的关爱。
  我想用“内容一般化”来评价此文。这类作文现在还相当普遍,它们读起来让人感到平淡,缺少吸引力。如何将这类作文提升一个档次,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也是作文教学中的一个难题。
  在此,提出三条建议。
  首先,必须严格把住选材关,做到去粗存精,披沙拣金。只有用鲜活上乘的材料才能烹制出美味佳肴,写作也是如此,不能拿到篮里都是菜。就本文来说,所选材料皆不足以吸引读者,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和作者未能深入思考有关。正如在旁批中所指出的,老师把“我”列入补助对象这件事完全可以单独提炼出来,再加以“放大”。这件私密的事不仅体现了一般意义上老师对学生的爱,还含有老师对贫困生的细心体恤,含有老师务实而不张扬的品质,含有老师对学生自尊心的保护。另外,全文写了三件事,全面铺开地来写友情、师生情和亲情,这种写法并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缺少充足的材料,是很难做到“全面告捷”的,还不如集中精力写好一件事。
  其次,要变粗放的叙述为精致的描写,尤其需要增加一些细节描写。以第三件事为例,奶奶用自己平时积攒的钱给“我”买了一副眼镜,这件事还是值得一写的,但写得平淡,究其原因,只是平铺直叙地讲述事情而不见“人”,如果能再加上一些对奶奶的动作、语言、表情的细节描写,从而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就能把事情写活,文章就能立显生动。写作时,自己扮演的不仅是文中的某个角色,同时还是一个叙事者,要有吸引读者、打动读者的意识。
  再次,文章的平淡往往和语言贫乏有关。有些文章尽管内容不甚出色,却能以或生动活泼、或优美动人的语言取胜。说到语言,这恰恰是本文的弱项,还存在着用词不当、语句不通这样的问题。文中多次用了“最”“无比的”“全部”等词,似乎想通过这些词来强化表达效果,其实,这些词用多了,反而会使文章失掉分寸感。对于作者来说,第一步是要让语言变得规范、通顺,在基本功上下一番苦功,第二步则是要让语言变得生动、活泼、优美一些。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庭审中嫌犯长时间看被害人父母!,一国际机场被淹!,火山灰覆盖村庄!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