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员紧急灭火!

武警清出淤泥垃圾300余吨!

伊尔马兹汉堡王:航拍灾区触目惊心!

2019年11月22日 13:42


  王宇昆,厦门大学大一新生
  左北,曲阜师范学院大一新生
  姜杨,西安石油大学大三学姐
  在你眼中,世界是什么样de?
  王宇昆:花花绿绿,充满欲望和希望。
  左北:我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因为我是个li想主义者。
  姜杨:世界是充满机关的,是一座我不能完全了解的迷宫。我只能调整自己的行事规则去探索并适应,最后了解它。
  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王宇昆:吃饱睡足,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爱有恨,回忆时不觉得乏味!
  左北:我想开一个小店,写一些温暖故事,和最爱的人在一起,那就是幸福。做自己喜欢的,不受约束。
  姜杨:经济上富有(这样会更自由),没人管我,做自己喜欢的事。
  你如何看待风险?
  王宇昆:风险是让人成长的土坑。
  左北:风险是有的,谁也不会一生一帆风顺,当它来的时候,就当作一次旅途中的冒险,尝试一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姜杨:风险是机会的副产品,完全可以规避。有些人觉得规避风险是软弱的表xian,我不这么觉得。规避风险是一种表现智慧的能力,包含在我的“流程优化强迫症”里。
  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王宇昆:我爸妈。
  姜杨:我没有最崇拜的人,大家都有可取之处。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没办法拿来比较。借鉴其他人的优点来改进自己,要专注于自身建设而不是崇拜别人。
  ·你会怎样消减压力?
  王宇昆:睡觉,想别的事,吃!
  左北:看电影。zhao一些治愈系的电影,让自己哭一次,好好发泄一下,然后就会有灵感去写文章,再去把别人搞哭,那样就没压力了。
  你是怎样看待友情、爱情、亲情的?
  姜杨:友情是我待人接物的自然流露。对所有人我都很友好,如果对方也觉得我不错,那就是朋友了。
  爱情是“练习跟一个人保持长久关系”的机会,你不得不忍受对方的各种缺点,有时候还会把自己气死什么的。没有恋爱过的人是不会考虑到对方各种微妙的情绪的,社交能力不完整。
  亲情我不知道,爹妈从小对我很严苛。我对“家”的感情,也只是正常的“友好”而已。哦对,我喜欢房子。我觉得我跟我爹妈也只是室友关系……
  左北:友情可以成为爱情,爱情可以成为亲情。我不缺友情,不缺亲情,可现在就是没有中间的爱情,把它们连起来。我不够强大,我需要爱。
  你追求怎样的物质与精神?
  王宇昆:小资却不粗俗。
  姜杨:物质上,希望能买得起我喜欢的东西;精神上,我尽力把自己培养成“百科全shu”,因为我有很强的探索精神!
  左北:我需要生存,我也是要面对社会的人,所以物质上我需要人民币;至于精神上,那必须是从书里寻找到的,虽然到现在我还没找到谁能给我这种享受。
  你怎样看待社会上各种负面新闻?
  王宇昆:一个让我们用辩正思维看问题的机会。
  左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我现在的感觉,我还小,不想去找那些来承担。或许以后自己也会遇到,到那时我想回答会更加深刻。
  怎样评价你以及与你共同长大的这一代人?
  王宇昆:是时代洪流的推动者或者阻碍者。
  姜杨:我跟“我这一代人”其实并没有很多共同点。一开始,我读很多书建立自己的秩序,不关心别人怎么飞扬跋扈。后来住校,发现问题很多,每个人都有弊病,我们之间需要的是润滑。我不认为“一代人”是划分人群的标准,我很理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时代性格”并不是做坏事的借口。
  左北:我觉得我就是矫情。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我认为是强大的,虽然社会上对90后的评价不怎么样,但是并不能否认我们有足够的创造力。我骄傲,我是90后的一员。


  六、突如其来的噩梦
  回到家后,王晓勤回房休息,曹不同去书房打开电脑,搜索有关UFO的消息。
  在一周重点新闻中,第一条就是近期各国有许多人都声称看见了UFO,还说UFO出现时信号和磁场都受到了强烈的干扰。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曹不同拿起手机,许越的名字赫然显示在屏幕上。
  “奇怪,怎么信号突然变成空的了?”曹不同的da脑里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他下意识地ba头扭向窗外,一架明亮的圆盘状不明飞行物正悬停在自家的窗外,像是在黑色夜空中的一盏明灯。他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与此同时,一道光束从UFO上射出,刚好打到曹不同的电脑上。
  电脑瞬间毁容。曹不同飞身扑出门外,紧随而来的光束将地板打穿了一个洞。
  曹不同躲到侧面的墙壁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迅速按下墙上的警报器,启动房屋防御系统,“叮咚叮咚”的警报声更加重了紧张的气氛。
  曹不同家里的警报器直通不远处的A国国防部。
  在屋子里休息的王晓勤也被这猛烈的震动惊醒,从屋里跑了出来。在开门的一瞬间,一道蓝色光束射向她,曹不同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凭空消失了。
  曹不同的大脑一下子就蒙了,他不顾一切地跑回书房,却不见UFO的影子,只看见墙外烧焦的防御系统的炮管。他趴在窗户上向外面嘶吼着妻子的名字,却徒劳无功。这时,耳边传来了“轰轰”声,从国防部派来的直升飞机来了。
  “赶紧去追!UFO!有人被绑架了!”曹不同撕心裂肺地大喊。
  直升飞机停靠在曹不同家的窗边,曹不同跳了进去。过度紧张使他的大脑格外清醒,那UFO绝对不是人类的飞行器,王晓勤一定是被外星人劫持了!还有陈丽宏那晚的神秘消失,也一定与外星人有关!
  “许越,许越!”曹不同想起了刚刚的电话,呼喊着许越的名字。警察赶去许越的研究室时,果然发现他倒在血泊里,身体支离破碎。
  直升机在A国夜空中呼啸着盘旋了许久,也没有发现UFO的影子。曹不同随即请国防部派大批军力去高级人员专用医院保护陈丽宏他men,弄得院里全体医生和病人都提心吊胆、惶恐不安,没病的也吓得有病了。
  “去找总统!”曹不同对一旁的驾驶员说。
  “报告曹局,总统正在和M国总统会谈!”
  “我要和总统说的比这什么会谈重要多了!”曹不同硬要驾驶员将他送到总统所在的大厦,然后凭总统特批的ID卡通过了大厦保卫系统的审查。
  轰鸣声让正在交谈的A国总统皱起了眉头,扭头一看,一架直升机在窗外盘旋,他愤怒地吼道:“这怎么回事?快截住!”
  曹不同让驾驶员使直升机盘旋在总统所在的那一层楼的窗户边,趁士兵不备打开舱门,抄起一个激光武器就朝大厦的玻璃射去。玻璃顷刻间散落一地,曹不同用力一跳,跳进了大楼。
  “曹不同!你……你疯了!”A国总统看见倒在地上的曹不同,惊讶和愤怒的表情在脸上各占一半。
  “总统,我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曹不同从地上站起来,扶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疯了!”A国总统对赶来的卫士说,“快把他带走,别耽误我的会谈!”
  卫士把曹不同往外拽,曹不同无奈地嘶喊着:“我妻子刚才被外星人带走了,还有许越……”
  “等等,放开他!”A国总统突然转变了态度, “我要和他谈谈。”
  A国总统又对一旁的M国总统说:“实在对不起,我们只好改日再谈了。”
  “既然是有关外星人的事情,为何不让我们一起讨论讨论?”精明的M国总统自然不愿意放弃得知这么一个神秘消息的机会。
  A国总统望了望曹不同,心里自然不希望其他国家知道这些秘密。
  曹不同说:“这很可能是一场地球人与外星人的战争,所以,我觉得一起谈谈也无妨吧?”
  “这样也好。”A国总统也接受了。如果真有所谓的外星人要与地球人开战,仅靠A国的力量恐怕还远远不足以抵抗。当今世界上,A国和M国都是实力很强的国家。
  于是三个人坐在了一起。曹不同把从陈丽宏神秘失踪到王晓勤凭空消失等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向两位总统叙述了一遍。两位总统告诉曹不同,他们这次之所以要在一起商谈,就是因为最近两国的许多科学家和社会精英都离奇死亡或失踪,警署怎么也找不到凶手。他们本来怀疑是不是某国的杀手所为,现在看来,很可能也是外星人做的。
  时间仿佛凝固了,三个人都沉默着,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死一般的沉寂恐怖得让人窒息。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如惊天霹雳让三人瞬间惊醒,屋子里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他们向窗外望去,浩浩荡荡的飞碟遮天蔽日而来。
  警卫人员冲进来,让他们从地下通道转移,接着是砖瓦破碎天旋地转。
  “这是怎么回事?”两国总统惊慌失措。
  “我们也不知道!有不明飞行物正在袭击我们的国家,而且好像……”警卫人员边护送总统边说。
  “好像什么?”
  “不像是人类的飞机。”
  “至于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地下通道很长,总统等人在里面跑得气喘吁吁,耳边不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曹不同的大脑在不停地运转着,思考着妻子现在所面临的无数种可能的情形。
  不仅仅是A国,全世界都在这一天受到了UFO的袭击。
  几分钟前,男男女女还安然自若地漫步在马路上。顷刻之间,光线暗了下来,太阳似乎被什么东西遮住了。人们抬起头,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片大片的UFO出现在城市上空。有的人在原地呆若木鸡,直到UFO射出的光束使自己粉身碎骨;有的人吓得撒腿就跑,幸运的可以逃过一劫,不幸的却永远也见不到明天。人、楼房,一切的一切似乎在UFO的光束面前都是那样不堪一击。伊尔马兹汉堡王
  王宇昆,厦门大学大一新生
  左北,曲阜师范学院大一新生
  姜杨,西安石油大学大三学姐
  在你眼中,世界是什么样de?
  王宇昆:花花绿绿,充满欲望和希望。
  左北:我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因为我是个理想主义者。
  姜杨:世界是充满机关的,是一座我不能完全了jie的迷宫。我只能调整zi己的行事规则去探索并适应,最后了解它。
  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王宇昆:吃饱睡足,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爱有恨,回忆时不觉得乏味!
  左北:我想开一个小店,写一些温暖故事,和最爱的人在一起,那就是幸福。做自己喜欢的,不受约束。
  姜杨:经济上富有(这样会更自由),没人管我,做自己喜欢的事。
  你如何看待风险?
  王宇昆:风险是让人成长的土坑。
  左北:风险是有的,谁也不会一生一帆风顺,当它来的时候,就当作一次旅途中的冒险,尝试一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姜杨:风险是机会的副产品,完全可以规避。有些人觉得规避风险是软弱的表xian,我不这么觉得。规避风险是一种表现智慧的能力,包含在我的“流程优化qiang迫症”里。
  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王宇昆:我爸妈。
  姜杨:我没有最崇拜的人,大家都有可取之处。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没办法拿来比较。借鉴其他人的优点来改进自己,要专注于自身建设而不是崇拜别人。
  ·你会怎样消减压力?
  王宇昆:睡觉,想别的事,吃!
  左北:看电影。找一些治愈系的电影,让自己哭一次,好好发泄一下,然后就会有灵感去写文章,再去ba别人搞哭,那样就没压力了。
  你是怎样看待友情、爱情、亲情的?
  姜杨:友情是我待人接物的自然流露。对所有人我都很友好,如果对方也觉得我不错,那就是朋友了。
  爱情是“练习跟一个人保持长久关系”的机会,你不得不忍受对方的各种缺点,有时候还会把自己气死什么的。没有恋爱过的人是不会考虑到对方各种微妙的情绪的,社交能力不完整。
  亲情我不知道,爹妈从小对我很严苛。我对“家”的感情,也只是正常的“友好”而已。哦对,我喜欢房子。我觉得我跟我爹妈也只是室友关系……
  左北:友情可以成为爱情,爱情可以成为亲情。我不缺友情,不缺亲情,可现在就是没有中间的爱情,把它们连起来。我不够强大,我需要爱。
  你追求怎样的物质与精神?
  王宇昆:小资却不粗俗。
  姜杨:物质上,希望能买得起我喜欢的东西;精神上,我尽力把自己培养成“百科全书”,因为我有很强的探索精神!
  左北:我需要生存,我也是要面对社会的人,所以物质上我需要人民币;至于精神上,那必须是从书里寻找到的,虽然到现在我还没找到谁能给我这种享受。
  你怎样看待社会上各种负面新闻?
  王宇昆:一个让我们用辩正思维看问题的机会。
  左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我现在的感觉,我还小,不想去找那些来承担。或许以后自己也会遇到,到那时我想回答会更加深刻。
  怎样评价你以及与你共同长大的这一代人?
  王宇昆:是时代洪流的推动者或者阻碍者。
  姜杨:我跟“我这一代人”其实并没有很多共同点。一开始,我读很多书建立自己的秩序,不关心别人怎么飞扬跋扈。后来住校,发现问题很多,每个人都有弊病,我们之间需要的是润滑。我不认为“一代人”是划分人群的标准,我很理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时代性格”并不是做坏事的借口。
  左北:我觉得我就是矫情。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我认为是强大的,虽然社会上对90后的评价不怎么样,但是并不能否认我们有足够的创造力。我骄傲,我是90后的一员。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6-1-l.jpg
  我时常会想,我为什么活着。
  蝭i钭诺恼饴な惫饫铮嵊黾裁囱娜耍⑸跹氖隆Ⅻbr>  以前遇见的人,同学、老师,曾经一起生活过的,我一个一个忘记了,记不起他们的脸,记不清与他们发生过什么。那些勉强能想起来的事情,就好像在记忆的大海里舀起一捧水,不知能在手心存留几时。
  我在路上走着,在教室里坐着,在寝室里生活着。有时候一恍神,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走在路上,一个一个路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就想自己为什么要与他们相遇。他们每一个人,有时候我能看见他们的脸,他们的穿着,看他们的举止,听到只言片语的交谈。我觉得我能透过他们的脸,看到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到他们即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一个一个的人,他们长着相同的嘴脸,过着相似的人生。
  我觉得自己好像心如止水了,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明显的痕迹,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心湖里泛起片刻涟漪。
  我会与怎样的人相遇,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我会不会也有为了什么事情疯狂的那一天,我是否也能拥觴iao坦堑摹⒎刑诘摹⑴缬康陌蕖Ⅻbr>  他叫少年A。
  在街上汹涌的人潮里,他穿着校服,没有穿外套,衬衫、长裤,头发遮住脸颊。他把书包挎在左肩,没有表情,百无聊赖。他从人群里向我这边走来,我看见他走来,我看着他的脸,看他的刘海朦胧了他的眼睛。
  人群静默着。
  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了声音。
  我听见细小的“嗡嗡”声。是我的耳朵在鸣叫。
  我he他交错走过。他漠视了汹涌的人潮,zheng如我漠视了汹涌的人潮。
  我没有回头去看。仗着寂寞与自傲,这样的相遇于我不过是偶然,这个少年,他在喧嚣的大街,他在汹涌的人潮,他路过我,我也路过他。
  我们都不需要再多的相遇与交谈。
  我沿着原路往前走。
  世界的声音都回来了,嘈杂如日常。
  而我这样走着,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走出很远很远,我觉得好像下雨了,我的脸已经浸湿。
  我能感觉到的,那些悲伤不知为何汩汩而来,它们侵袭我的内心,从眼眶逃逸而出。
  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呢?
  他一定异于常人,他跟我一样,不想循规蹈矩,也不会按部就班。
  他跟我不一样,他不会放任,他不会一直百无聊赖,他不会在寂寞与悲伤面前束手无策。
  他一定很疯狂。
  他聪明,他有一颗叛逆的心,他从不咄咄逼人。
  他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谁能进入他的生活。他看每一个人如同死物,他嘲讽世人的无知,渴求人世的认可。
  他笑起来会有酒窝,眼睛是浓重的黑色,眼神明亮,薄嘴唇抿出可爱的弧度。
  我知道的。
  我什么都知道。
  我无法抵挡他的寂寞与孤独,他的灵魂在我眼里发出淡光。他每晚在我梦里,色调是冷的,天空永远阴沉,路灯的光是幽幽的蓝。
  他笑起来,他的手里握着刀。
  我看着他,我居然在笑。我想他的刀会不会刺过来,插进我的心脏里,然hou我流出血,流出一地的血。
  我倒在地上,眼睛睁开着。我的瞳仁不再是浑浊的棕色,我在冷色调的梦里,我的皮肤苍白,眼睛是浓重的黑色,睫毛一根一根向上翘着,眼皮的皱褶那么明显。
  有谁会有那样的力量,颠覆这个世界。
  我每天每天,百无聊赖地生活,我想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些人,他们能够做出疯狂的事。
  而我,能不能够遇见,那样疯狂的人。
  我一定没有办法抵挡。
  我一看到他,就会深切地爱上他。
  所有的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啊?
  有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
  那些说不出口的解释不清的阴郁的悲哀,它绑架了我,侵袭了我,让我感到痛苦,让我感到,难以言说的隐秘的痛苦。
  我想大声地叫喊,想哭,想用一些决绝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一直存活着。
  我爱上一个人,他在冷色调的梦里,在不存在的虚空里,在无法伸手触及的无尽的悲伤里哀愁。
  生命和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我活在人群里,时刻感受着噬骨的孤独与悲伤。
  我想伸出手就能抓住他,可是我知道的,我抓不住他。因为他是那样孤高与哀愁,是我所仰慕的模样。我仰慕着、爱恋着,所以我永远不可能伸出手,把他抓住。
  就如同他手里握着一把刀,我站在他的面前,我的剧本里他一定会,把刀刺入我的心脏,然后我流出血,流出一地的血。
  我爱他这个样子。穿着校服,衬衫、长裤,没有穿外套,书包挎在左肩。两侧的头发遮住他的脸颊,刘海把他的眼睛变得朦胧。他对一切视若无物,而此时眼瞳却会染上浓重的红色。
  那正是我想要的颜色。
  他叫少年A。
  他与我的交集背负着寂寞与杀戮,如果我们不是交错路过的陌生人,一定会牵扯出浓重的关于孤独与血液的颜色。
  所有我爱上的都是不可获得的,带着噬骨的悲愁,沾染伤痛,遗憾而终。
  我知道的。
  清扬点评:寻找一个与你的灵魂有一瞬间默契的人,收获这个世界上短暂的共鸣,这一刻,孤独与寂寞便绽放出花朵。在渐渐长大的道路上,人不仅要寻找生活,还要寻找自我,寻找生命,在生活的空间里寻找,更在广阔神秘的宇宙里寻找。静默的人群中,你与一个人擦肩而过,相视一笑,也许就在那一刹那,你领悟、释然。你以为是上帝的恩赐,其实是此刻的自己与另一个自己的交汇。那一刻,你是多么爱着另一个自己,那个更美好、更勇敢的自己。伊尔马兹汉堡王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5-1-l.jpg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du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ONE·【这只是一个梦境】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候鸟都能飞回故乡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起头看天,柔软的光线钻过指缝,渗进我的眼里。远远地,传来鸟儿啁啾的声音,像散落在地的串珠,“叮叮当当”地跳过来,又“咕噜噜”地跑开了。
  “啪”的一声,乐谱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我正欲弯下身去捡,一只修长的手从斜里伸出来,先一步捡起了谱子。
  我抬头看向那个正笑眯眯翻着乐谱的女孩,怔了一瞬。
  乌黑垂亮的长发用黑色的皮筋扎起,黑白相间的开襟线衫,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一个很普通的女孩。
  “唔,《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俄罗斯名曲。”女孩眼里流转着淡淡的光,像融进黑夜里的蜜糖,“不过要唱好似乎很难,加油呀!”女孩将乐谱放进我手里,甩了甩马尾辫,咧开嘴送我一个灿若晨星的笑脸,转身跑开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窈窕的背影消逝的方向,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出声。
  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惊吓着转身,看见一个大男生温柔的脸。刘海被风吹起,露出他前额细细的汗珠。
  “居然让你等了这么久,真是过意不去。为表歉意,我请你吃慕斯。”泽将手里的盒子塞给我,接过乐谱,拉起我的手笑道,“音乐大厅刚开门,走吧,我们去听排练。”
  前方光影隐隐浮动,我回头看了一眼长椅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只有小鸟蹦跳着踩着枯叶,离开。
  我微笑。
  这只是一个梦境。梦里有漂亮的女孩、隐约的歌声,还有马路上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
  乐谱缓缓落在地上,激起周围落叶纷纷飞xuan上空中,如同即将死去的蝶的舞蹈,仿佛浸染了绝美的血色。
  凌乱而美丽的秋天。
  TWO·【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那一朵
  还没开过就枯萎的花
  和那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
  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漫不经心的一场别离
  室外篮球场总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因为这里是阳光、空气、汗水和热情的完美结合。
  我将自行车停在铁丝网外,坐在草坪上,向泽晃了晃手中的饮料。他向我招招手,露出洁白的牙齿,眼见对方要攻破上篮,又赶忙冲上去防守。
  头顶阳光晃眼,我揉揉眼睛,再睁开,却恍然发现身边有人紧挨着我坐下了。
  “嗨。”很友好的招呼。
  我打量她一眼,也微微点头致意。
  是那个风一样的女孩。
  好像刚运动完,她的头发被浸湿,洁白的运动服上依稀有些水渍。
  我将一瓶饮料递给她。
  她顺手接过,拧开瓶盖仰头就喝。这个女孩的侧脸很好看。发梢嵌着一两滴晶莹的汗珠,没有剪刘海,光洁的额头很高、很好看,睫毛长长的,尾端有些翘,平添了几分调皮的味道。挺正的鼻梁,殷红的嘴唇,纤长的脖颈——阳光亲切且矜持内敛的美,现下已经是很难找到了。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全身上下都会发光。
  她盖上瓶盖,畅快地呼出一口气,冲球场内扬了扬下巴:“那个搭白毛巾的是你男朋友?”
  男生在三分线外迅速地起跳、出手,然后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噗”的一声落入篮筐。周围“哗”地响起掌声和尖叫,我笑笑,点头。
  女孩又皱眉,问道:“你怎么不去替他加油?”
  我一愣,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微笑着摆摆手。
  她似恍然大悟,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能说hua?没关系,只要有朋友,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我抽出纸笔,飞快写下一行字:你能这样想,真好。
  她仰起头笑笑。
  我又写道: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可是,你是谁?
  她看了一眼字,跳起来拍拍衣裤:“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说着她眨了眨眼睛,看一眼我身后,“哎呀,你的男朋友来了。我先不打扰了,下次再聊吧!”说着,就毫不含糊地转身跑开了。
  我望着那一抹白亮的背影,略微有些呆怔。
  一只手伸过来拿过我手中的水瓶。
  泽向前方努努嘴:“你朋友?”
  我点头。
  他用毛巾抹了一把脸,看向我说:“过几天就要演出了,明天下午最后一次彩排,你的指挥练习得怎么样?”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微笑眨眼。
  泽一边喝水,一边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梧桐叶盘旋着落下来,亲吻着我的脸庞。季节在多端的变化中永远年轻,人却在变换的季节中一成不变地老去了。
  温柔的拥抱。
  THREE·【我想有一对会飞的翅膀】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

伊尔马兹汉堡王: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去世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4-1-l.jpg
  去年夏天高中毕业,我们开始憧憬虚无缥缈de大学。那会儿大家都忙着加新生群,逛贴吧,看学校,而我却提着行李箱独自乘火车来到北京,途经一望无际的被水汽覆盖的太湖,一大片一大片的荒原、田野、破旧的村庄和那些曾经从未涉足过的土地,一路北上。
  高中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那段时间断断续续写过关于高三生活的文章。高中俨然成了青春的代名词,如今毕业,也恍然觉得自己的青春一去不复返。直到离开了学校,我才觉得我的青春还有很多遗憾。
  人大抵都是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这话一点儿都不假。高中的时候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自己能够毕业,然后潇潇洒洒上大学,但有一天我们终于要离开这里,却有一丝恋恋不舍。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体,如若让你回到过去再来一次,相信也不会有人愿意。
  当我得知自己被一所离家不远的大学录取时,我已没有了太多的欣喜,因为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早已经zai高考、出分、出线的时候消耗殆尽了。想起高考,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连续喝了两瓶“红牛”,脑子完全放空还能继续大战试卷,效果比喝三勒浆还猛上几十倍。现在想来还是有点后怕,真怕当时我喝完直接流鼻血进了医院或者把藏在脑海里本就只有零星片段的知识忘得一干二净。
  出分那天,小伙伴们到大半夜还守在电脑、电话、手机前等着查分,班级QQ群已经几miao刷到十几页了,当第一个人发“出开查了开查了”,那紧张而又期待的心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当看到那一串数字时,我迫不及待地拿笔将它们相加,得出的数字并没有史无前例的大爆发,当然也没有低到低谷,人品这东西只会降临在少数踩着狗屎运的人身上。那时有个伙伴查分前一直告诉我她的忧虑,我一直用豪言壮语an慰她,后来查到分,她的分数是我们班最高的。后来大家互相询问了分数,也就陆陆续续地睡觉了。可是那天我并不容易睡着,于是闭着眼睛,乱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高考结束后第一次失眠了。
  这也是我对高考最后的印象了,我早已不记得当时考了什么题目,甚至连当时考试的场景也渐渐模糊,唯独考场以外的那些片段,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得知自己被录取后,我也开始投身于培养同学感情的事业了,那会儿能够无话不说的朋友,现在也渐渐失去了联系,网络总归只是虚幻的载体。我清楚地记得那年夏天我们在一起畅谈过遥远的梦,却不记得进入学校后,彼此有过多少交集。记忆永远都只停留在青涩美好的岁月。
  记得那时S与我特别要好,她是个文艺的女生,我一早就知道她写古风的文字特别美丽。那时我们畅谈自己的未来,约定要一起在大学努力奋斗,不自甘堕落,后来我们还为不能分在一个班而遗憾很久。但最后我们竟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有时候在路上就算遇见打了招呼,彼此傻傻看着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人生有太多的际遇,生命中也少不了简单的嘘寒问暖、相互依偎,乃至擦肩而过,当我们经历了这段过程,我们也就渐渐老去了。我们都在追寻生命里能够取暖的火炉,大家才得以在火炉边围成一圈,各自讲述自己的往事未来,可火终有熄灭的一天,于是我们就纷纷离场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相互取暖,各安天涯。难怪纳兰性德会吟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样的句子,当然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恋人,用在友人之间也是相通的。
  所以心底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生命的涓流也并不会因为一份简单的情感而逆流。而眼下,发现故人一个个远去,心中不免有些悲哀,但这个阶段也并不是我一个人在经历的,大家大抵都有相似的感觉。就像最近听的郭敬明和落落作词的《时间煮雨》,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当初说一起闯天下,你们还记得吗?那一年盛夏,心愿许得无限大,我们手拉手也成舟,划过悲伤河流。你曾说过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现在我想问问你,是否只是童言无忌?”
  那些离我渐渐远去的故人,曾经我们畅谈过去与未来,我一直都记得你们。如果有一天,我们又相遇在一起,一壶酒,几颗花生,我便可以与你畅谈到月上西楼。那些逝去的誓言,我一直都记得我是怎么把它们说出来的,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拼尽力气去实现。
  一年后的今天,又是一个夏天,我在北京。这个场景与去年完全契合,唯独不同的是,那个时候能够畅聊的人,现在都已没有几分交集了。但S突然在QQ上向我诉说自己的颓废,我又何尝不是这样!除却颓废,我又多了几分迷茫,我说我都不知道未来要干嘛。S说:“当老师,我们进大学前说过,不是吗?”可是去年到今年,一年的时光,可以把很多东西沉淀下来,一年前的承诺,我们什么也兑现不了。去年大家在群里吵吵闹闹,仿佛无忧无虑,对虚无的大学充满无限的幻想,可是现在我们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热血。我们总是这样自欺欺人,其实当初我们所立下的誓言,都只是童言无忌罢了。
  有时候觉得,我们的誓言真是可笑,那么不堪一击,于是别人会嘲讽你、打击你,直到最后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那段过去式和未完成就永远只能成为遗憾了。所以,我会以更骄傲的姿态行走在更遥远的路上,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可是追逐了那么久,我却开始怀疑我自己到底有没有梦想,我竟开始等待一只叫戈多的狗了。
  一年后的今天,当我再一次站在这个夏天,接受着阳光的沐浴,看着新生群的小学弟小学妹在群里畅谈,看着他们对大学充满着憧憬,听着他们叫我“学长”,好奇地问这问那时,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一年前的时光和人,于是,在几个月以后我又写下这些字,以此来缅怀一些什么。
  我们总是在人生道路上,走走停停。
  我们会为一处沿途的风景停留很久很久,有时候会忘记归家,有时候发现灯火已近黄昏。
  我们也会为一处无法逾越的沟壑停伫很久,有时候会无力地坐在沟壑边上,绞尽脑汁想办法,有时甚至迷失了方向。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会继续往前走,停下,继续走,又停下,又走。人生道路就是这样走走停停,直到最后,你再也走不动了,可那个时候,你的心永远还在走走停停。伊尔马兹汉堡王

mingliangxiaomou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5-1-l.jpg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lai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ONE·【这只是一个梦境】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候鸟都能飞回故乡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起头看天,柔软的光线钻过指缝,渗进我的眼里。远远地,传来鸟儿啁啾的声音,像散落在地的串珠,“叮叮当当”地跳过来,又“咕噜噜”地跑开了。
  “啪”的一声,乐谱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我正欲弯下身去捡,一只修长的手从斜里伸出来,先一步捡起了谱子。
  我抬头看向那个正笑眯眯翻着乐谱的nv孩,怔了一瞬。
  乌黑垂亮的长发用黑色的皮筋扎起,黑白相间的开襟线衫,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一个很普通的nv孩。
  “唔,《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俄罗斯名曲。”女孩眼里流转着淡淡的光,像融进黑ye里的蜜糖,“不过要唱好似乎很难,加油呀!”女孩将乐谱放进我手里,甩了甩马尾辫,咧开嘴送我一个灿若晨星的笑脸,转身跑开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窈窕的背影消逝的方向,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出声。
  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惊吓着转身,看见一个大男生温柔的脸。刘海被风吹起,露出他前额细细的汗珠。
  “居然让你等了这么久,zhen是过意不去。为表歉意,我请你吃慕斯。”泽将手里的盒子塞给我,接过乐谱,拉起我的手笑道,“音乐大厅刚开门,走吧,我们去听排练。”
  前方光影隐隐浮动,我回头看了一眼长椅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只有小鸟蹦跳着踩着枯叶,离开。
  我微笑。
  这只是一个梦境。梦里有漂亮的女孩、隐约的歌声,还有马路上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
  乐谱缓缓落在地上,激起周围落叶纷纷飞旋上空中,如同即将死去的蝶的舞蹈,仿佛浸染了绝美的血色。
  凌乱而美丽的秋天。
  TWO·【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那一朵
  还没开过就枯萎的花
  和那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
  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漫不经心的一场别离
  室外篮球场总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因为这里是阳光、空气、汗水和热情的完美结合。
  我将自行车停在铁丝网外,坐在草坪上,向泽晃了晃手中的饮料。他向我招招手,露出洁白的牙齿,眼见对方要攻破上篮,又赶忙冲上去防守。
  头顶阳光晃眼,我揉揉眼睛,再睁开,却恍然发现身边有人紧挨着我坐下了。
  “嗨。”很友好的招呼。
  我打量她一眼,也微微点头致意。
  是那个风一样的女孩。
  好像刚运动完,她的头发被浸湿,洁白的运动服上依稀有些水渍。
  我将一瓶饮料递给她。
  她顺手接过,拧开瓶盖仰头就喝。这个女孩的侧脸很好看。发梢嵌着一两滴晶莹的汗珠,没有剪刘海,光洁的额头很高、很好看,睫毛长长的,尾端有些翘,平添了几分调皮的味道。挺正的鼻梁,殷红的嘴唇,纤长的脖颈——阳光亲切且矜持内敛的美,现下已经是很难找到了。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全身上下都会发光。
  她盖上瓶盖,畅快地呼出一口气,冲球场内扬了扬下巴:“那个搭白毛巾的是你男朋友?”
  男生在三分线外迅速地起跳、出手,然后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噗”的一声落入篮筐。周围“哗”地响起掌声和尖叫,我笑笑,点头。
  女孩又皱眉,问道:“你怎么不去替他加油?”
  我一愣,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微笑着摆摆手。
  她似恍然大悟,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能说话?没关系,只要有朋友,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我抽出纸笔,飞快写下一行字:你能这样想,真好。
  她仰起头笑笑。
  我又写道: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可是,你是谁?
  她看了一眼字,跳起来拍拍衣裤:“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说着她眨了眨眼睛,看一眼我身后,“哎呀,你的男朋友来了。我先不打扰了,下次再聊吧!”说着,就毫不含糊地转身跑开了。
  我望着那一抹白亮的背影,略微有些呆怔。
  一只手伸过来拿过我手中的水瓶。
  泽向前方努努嘴:“你朋友?”
  我点头。
  他用毛巾抹了一把脸,看向我说:“过几天就要演出了,明天下午最后一次彩排,你的指挥练习得怎么样?”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微笑眨眼。
  泽一边喝水,一边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梧桐叶盘旋着落下来,亲吻着我的脸庞。季节在多端的变化中永远年轻,人却在变换的季节中一成不变地老去了。
  温柔的拥抱。
  THREE·【我想有一对会飞的翅膀】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伊尔马兹汉堡王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4-1-l.jpg
  去年夏天高中毕业,我们开始憧憬虚无缥缈的大学。那会儿大家都忙着加新生群,逛贴吧,看学校,而我却提着行李箱独自乘火车来到北京,途经一望无际的被水汽覆盖的太湖,一大片一大片的荒原、田野、破旧的村庄和那些曾经从未涉足过的土地,一路北上。
  高中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那段时间断断续续写过关于高三生活的文章。高中俨然成了青春的代名词,如今毕业,也恍然觉得自己的青春一去不复返。直到离开了学校,我才觉得我的青春还有很多遗憾。
  人大抵都是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这话一点儿都不假。高中的时候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自己能够毕业,然后潇潇洒洒上大学,但有一天我们终于要离开这里,却有一丝恋恋不舍。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体,如若让你回到过去再来一次,相信也不会有人愿意。
  当我得知自己被一所离家不远的大学录取时,我已没有了太多的欣喜,因为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早已经在高考、出分、出线的时候消耗殆尽了。想起高考,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连续喝了两瓶“红牛”,脑子完全放空还能继续大战试卷,效果比喝三勒浆还猛上几十倍。现在想来还是有点后怕,真怕当时我喝完直接流鼻血进了医院或者把藏在脑海里本就只有零星片段的知识忘得一干二净。
  出分那天,小伙伴们到大半夜还守在电脑、电话、手机前等着查分,班级QQ群已经几秒刷到十几页了,当第一个人发“出开查了开查了”,那紧张而又期待的心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当看到那一串数字时,我迫不及待地拿笔将它们相加,得出的数字并没有史无前例的大爆发,当然也没有低到低谷,人品这东西只会降临在少数踩着狗屎运的人身上。那时有个伙伴查分前一直告诉我她的忧虑,我一直用豪言壮语安慰她,后来查到分,她的分数是我们班最高的。后来大家互相询问了分数,也就陆陆续续地睡觉了。可是那天我并不容易睡着,于是闭着眼睛,乱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高考结束后第一次失眠了。
  这也是我对高考最后的印象了,我早已不记得当时考了什么题目,甚至连当时考试的场景也渐渐模糊,唯独考场以外的那些片段,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得知自己被录取后,我也开始投身于培养同学感情的事业了,那会儿能够无话不说的朋友,现在也渐渐失去了联系,网络总归只是虚幻的载体。我清楚地记得那年夏天我们在一起畅谈过遥远的梦,却不记得进入学校后,彼此有过多少交集。记忆永远都只停留在青涩美好的岁月。
  记得那时S与我特别要好,她是个文艺的女生,我一早就知道她写古风的文字特别美丽。那时我们畅谈自己的未来,约定要一起在大学努力奋斗,不自甘堕落,后来我们还为不能分在一个班而遗憾很久。但最后我们竟也大路朝天,各zou一边了,有时候在路上就算遇见打了招呼,彼此傻傻看着竟说不出一ju话来。
  人生有太多的际遇,生命中也少不了简单的嘘寒问暖、相互依偎,乃至擦肩而过,当我们经历了这段过程,我们也就渐渐老去了。我们都在追寻生命里能够取暖的火炉,大家才得以在火炉边围成一圈,各自讲述自己的往事未来,可火终有熄灭的一天,于是我们就纷纷离场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相互取暖,各安天涯。难怪纳兰性德会吟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样的ju子,当然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恋人,用在友人之间也是相通的。
  所以心底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生命的涓流也并不会因为一份简单的情感而逆流。而眼下,发现故人一个个远去,心中不免有些悲哀,但这个阶段也并不是我一个人在经历的,大家大抵都有相似的感觉。就像最近听的郭敬明和落落作词的《时间煮雨》,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当初说一起闯天下,你们还记得吗?那一年盛夏,心愿许得无限大,我们手拉手也成舟,划过悲伤河流。你曾说过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现在我想问问你,是否只是童言无忌?”
  那些离我渐渐远去的故人,曾经我们畅谈过去与未来,我一直都记得你们。如果有一天,我们又相遇在一起,一壶酒,几颗花生,我便可以与你畅谈到月上西楼。那些逝去的誓言,我一直都记得我是怎么把它们说出来的,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拼尽力气去实现。
  一年后的今天,又是一个夏天,我在北京。这个场景与去年完全契合,唯独不同的是,那个时候能够畅聊的人,现在都已没有几分交集了。但S突然在QQ上向我诉说自己的颓废,我又何尝不是这样!除却颓废,我又多了几分迷茫,我说我都不知道未来要干嘛。S说:“当老师,我们进大学前说过,不是吗?”可是去年到今年,一年的时光,可以把很多东西沉淀下来,一年前的承诺,我们什么也兑现不了。去年大家在群里吵吵闹闹,仿佛无忧无虑,对虚无的大学充满无限的幻想,可是现在我们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热血。我们总是这样自欺欺人,其实当初我们所立下的誓言,都只是童言无忌罢了。
  有时候觉得,我们的誓言真是可笑,那么不堪一击,于是别人会嘲讽你、打击你,直到最后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那段过去式和未完成就永远只能成为遗憾了。所以,我会以更骄傲的姿态行走在更遥远的路上,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可是追逐了那么久,我却开始怀疑我自己到底有没有梦想,我竟开始等待一只叫戈多的狗了。
  一年后的今天,当我再一次站在这个夏天,接受着阳光的沐浴,看着新生群的小学弟小学妹在群里畅谈,看着他们对大学充满着憧憬,听着他们叫我“学长”,好奇地问这问那时,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一年前的时光和人,于是,在几个月以后我又写下这些字,以此来缅怀一些什么。
  我们总是在人生道路上,走走停停。
  我们会为一处沿途的风景停留很久很久,有时候会忘记归家,有时候发现灯火已近黄昏。
  我们也会为一处无法逾越的沟壑停伫很久,有时候会无力地坐在沟壑边上,绞尽脑汁想办法,有时甚至迷失了方向。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会继续往前走,停下,继续走,又停下,又走。人生道路就是这样走走停停,直到最后,你再也走不动了,可那个时候,你的心永远还在走走停停。

伊尔马兹汉堡王:多地举行仪式

穿过湖中央的xiao路,见到了一路的芳草,忽然发现了一zhu蒲公英。蒲公英是春天的象征,我是这么认为的。小时候常和隔壁的姐姐在春天,到操场上,捉水洼里的小蝌蚪,踢遍地的小土球,更重要的是摘蒲公英,原本漫天飞舞,却在转shun间无处寻觅。尽头的花坛上,在一片lv色中找到了一缕粉红,原来是一株小桃树,kai了星星点点的桃花,在对我微笑。

伊尔马兹汉堡王

那yi张张灿若花嫣的笑lian,那一声声脆似清铃的笑语,那一次次暖如温茶的鼓励,都是组成wo灿烂的一部fen。谢谢你们,给予了我这么多mei好。

伊尔马兹汉堡王:市民穿上棉大衣!

金风送爽,走在田间小路上,秋天的气息越来越浓。路旁的树木快乐di摇摆着,一片片落叶,像群蝶飞舞,又似天女散花,更如舞蹈家轻盈优美的舞姿,纷纷飘零,优雅着陆,似给大地铺上了一条华贵的地毯。我喜欢在这里的午后,去拾落叶,也拾心情。偶尔拾起的一两片形态优美的叶子,很是喜欢,爱不shi手,便珍藏起来。等到下一次我兴致来潮的时候,再给这些纹li精致的叶片来一个归宿,让它们闻着墨香静静徜徉于书页文字之中。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居民收拾行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儿子离家出走!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