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仰:在摇滚之路上架宗壹座“桥”

谁家的银行理财富品最“装置然”?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尽结老境人善出产即兴不良反应的药物

2019年10月21日 17:54


  高考作文,可谓事关高考语文成绩的半壁江山。那么,我们究竟怎样备考才能在高考作文上取得一个比较理想的成绩呢?我认为,在有一定的思想素养和素材积累的前提下,有以下三点必须做到位:
  一、记叙类文章必须打造好细节
  这里所说的记叙类文章主要指那种写人记事、有一定情节的文章,不包括随笔类文章。这类文章的写作,说白了就是紧紧扣住中心写好几个情节,尤其是要打造生动、细腻、传神的细节。这细节一般包括细节性动作、表情、心理和细节性环境、情景、场景等。请看刘鸿伏的散文《父亲》中父子分手的一段描写:
  到了校门口,父亲不让再送了;临上公共汽车的时候:父亲忽然站住,用颤抖的手解开外衣纽扣,从贴肉的衬衣里撕开密密缝住的小口袋,那里藏着五十元钱,父亲抽出三十元,说:“崽,家里穷,这点钱你拿着,莫饿坏肚子。”我的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天地间有什么东西比这种深情更珍贵呢?我会活得很幸福也很体面的,我的父亲!我不肯要,父亲眼睛红红的,却一副要发脾气的样子。我爱父亲,也怕父亲,zhi好从那布满老茧的大手里接过两张薄薄的纸币,那是二十元,却仿佛接过一座山,沉甸甸的。父亲不再勉强,把剩下的三十元重新放回原处,低了头,man慢转过身去。在那一刻,我分明看见父亲两鬓已钻出丝丝白发,而他曾经扛过竹木、扛过岩石也挑过生活重荷的挺直的背,此时已显得佝偻了。望着黑头巾、青包袱、灰布衣的父亲的背影,我的心一阵颤栗。
  读了这样的描写,读者不能不被深深地打动,尤其是“(父亲)用颤抖的手解开外衣纽扣,从贴肉的衬衣里撕开密密缝住的小口袋”“(我)只好从那布满老茧的大手里接过两张薄薄的纸币,那是二十元,却仿佛接过一座山,沉甸甸的”“(我)望着黑头巾、青包袱、灰布衣的父亲的背影,我的心一阵颤栗”等细节性描写,更是重重地锤击着读者的心,让人潸然泪下。这种描写还有很多,如朱自清《背影》中对父亲爬月台、捡橘子的细节动作的描写,韩少功《我心归去》中对自己旅居法国孤独、空虚、思乡的细节心理的描写等等。作者都是通过这样的细节描写来表情达意,突出作品的思想主题。这样的细节描写深深打动了读者。所以,记叙类作文写作备考,最有利yu升华情感、深化主题、打动读者的还是细节描写。所以,写好一篇记叙文,请在打造细节上多动些心思,多下些工夫。
  二,议论类文章必须确定好思路
  议论文写作应该做到观点有理有据、思路清晰、条理分明。写好一篇议论文最重要的就是确定好思路,如何开头结尾,如何用好素材,如何分析渗透等,都是技术性问题,都是可以慢慢练好的。但是,如果一篇议论文连起码的思路都没有,混混沌沌的一团糟,就是写作技术再高又能如何呢?比如,以“面ju”为题写议论文,首先就要确定好思路。先想想:面具通常是干什么用的?在现实生活中,人为什么常喜欢戴上面具?实际上,人通常戴面具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遮羞、遮丑、遮短、遮恶等。如果要立意在“必须戴好面具”上,则须先回答为什么必须戴好面具的问题,可以从戴面具是为了善意的欺骗(内心真爱)、缓解人际交往中的尴尬、促进人际关系的和谐、有利于事业的成功等角度来谈,逐层深入地谈戴面具的好处。相反,也可以立意在“必须摘掉面具”上,从不必遮丑、不可遮恶等角度来谈“必须摘掉面具”的重要性。总之,写议论文之前,一定要好好想想,以确定一个相对清晰、合理的思路。这样,不仅有利于写好高考作文,更有利于培养自己的思维能力,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是益于终身的良好行为习惯。
  三、写完作文必须多读,多改几遍
  高三期间考试很多,每次都要考作文。绝大多数学生在拿到作文试卷后看看分数便不了了之。试想,如果长期这样,作文考试又有什么效果呢?常言道,好文章都是改出来的。当然,高考考场上我们是不可能有机会修改文章的,但这绝不等于说我们平时备考就可以不注重修改文章了。我们不妨打个比方,从初学做陶坯到把陶坯做得很精美,是要经历很多次操作、体验的,是要反复修改和矫zheng的,比如用料的搭配、泥料的软硬、用力的大小等,都需要在不断的操作、体验、修改和矫正中摸索做法,积累经验,直至最后能自如地做好。写文章也一样,一次写好的好经验也是在反复修改中感受、体验和总结出来的。修改绝不是简dan的重写一遍,而是改构思、改立意、改思维、改认识、改写法等,只有经历了这实打实、硬磕硬的不断修改,我们才有可能在高考考场上挥笔而就一篇佳作,从而获得理想的分数。


  近日,通过QQ认识了中华旅游服务公司的导游伟华,他主要负责接待国外游客,向游客推介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新jian人文景点。这里从他的博文中选出三则,让你触摸中国崛起的脉搏,听到中国崛起的脚步声!
  
  标签:奥运2011 06 07
  冠军摇蓝
  “鸟巢”(中国国家体育chang)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体赛场,是北京奥运冠军的摇篮。形态如同孕育生命的“巢”,它更像一个摇篮,寄托着人类dui未来的希望。“鸟巢”硕da的身躯wei武地暴露在外,因而自然形成了建筑的外观。外壳采用可作为填充物的气垫膜,使屋顶达到完全防水的要求,阳光可以穿过透明的屋顶满足室内草坪的生长需要。奥运期间的20000个临时坐席分布在体育场的最上端,且能保证每个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整个赛场。2009年入选世界10年十大建筑。
  阅读(20110606);评论(1)“鸟巢”让人看到,一个开放透明的中国,昂首走向世界,接纳五湖四海!
  
  标签:浦东2011 06 07
  彩虹跨江
  上海卢浦大桥是当今世界第一座钢结构拱桥,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拱形桥。她如飞虹横跨浦江,明yue在水上泼洒出点点闪烁的银光,浦江之上又画出了一道神奇的彩虹。抬头仰望,在灯光的映衬下,雄伟极了!如童话般的“彩虹”展现在世人眼前,流光溢彩。曲线比直线更富you变幻的魅力,引导着视线作无穷的追逐。卢浦如同一座优美的雕塑:圆拱形的彩色大理石碑身,飞架碑身的三道银色钢结构弧线,隽永的金色魏碑体碑文,静静地诉说着这个国度里发生的又一个奇迹。
  阅读(20110606);评论(1)“长桥卧波,不霁何虹”,浦东人沿着卢浦大桥走向世界,世界人翘首仰望浦东“人间彩虹”!
  
  标签:三峡2011 06 07
  高峡平湖
  三峡水电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也是中国有史以来建设的最大型的工程项目。走近三峡大坝,见到的是两侧动与静的对比。坝身上游水波不兴,一平如镜;下游一侧导流底孔喷出的汹涌波涛,如无数条奔腾舞动的巨龙,在空中溅起数米高银白色的飞珠碎玉,撞击着,直泻而下。承载着沉甸甸的文化与灵气的江水,汇聚到三峡大坝时,怎能不迸发出强大的能量?
  阅读(20110606);评论(1)“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三峡有雄狮的咆哮,有巨龙的舞动,这便是中国崛起的脚步!
  是啊,北京、重庆、上海……中国大地上的每一片热土,都已经苏醒,每个人的脚步都在加快,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中国崛起的脚步声!
  
  点评:
  文章紧扣“中国崛起”立意,着眼于体育、经济生活等方面,选取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内地建设的“鸟巢”“卢浦大桥”“三峡大坝”三处名振世界的大型工程,展示中国崛起的巨大成就和世界影响,表现改革开放给人民群众经济生活、旅游观光、文化体育方面带来的实惠,主题鲜明,思想健康。表达上采用“大中取小,小中显大”的方法,在“中国崛起”这个宽泛的范围之中,精心选取三个场景,并以此表达深广的主题。文体具有创新色彩,采用“博客文摘”的方式,保留“博文”原有的“标签”“时间”“阅读”“评论”等外在形式,新鲜时尚,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焦文林)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野草》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
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dui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
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 
秋夜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胡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
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目夹〗眼;
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鬼〖目夹〗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目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哇的一声,夜游的恶鸟飞过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即刻被这笑声所驱逐,回进自己的房。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 
后窗的玻璃上丁丁地响,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不多久,几个进来了,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他们一进来,又在玻璃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一个从上面撞进去了,他于是遇到火,而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那罩是昨晚新换的罩,雪白的纸,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 
猩红的栀子开花时,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青葱地弯成弧形了……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
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看那老在白纸罩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向日葵子似的,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 
影的告别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住。 
我不愿意! 
呜呼呜呼,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然而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黎明。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 
呜呼呜呼,倘是黄昏,黑夜自然会来沉没我,否则我要被白天消失,如果现是黎明。 
朋友,时候近了。 
我将向黑暗里彷徨于无地。 
你还想我的赠品。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
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我愿意这样,朋友—— 
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 
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近于儿戏;
我烦腻他这追着哀呼。 
我走路。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但是哑的,摊开手,装着手势。 
我就憎恶他这手势。而且,他或者并不哑,这不过是一种求乞的法子。 
我不布施,我无布施心,我但居布施者之上,给与烦腻,疑心,憎恶。 
我顺着倒败的泥墙走路,断砖叠在墙缺口,墙里面没有什么。微风起来,送秋寒穿透我的夹衣;
四面都是灰土。 
我想着我将用什么方法求乞:发声,用怎样声调?装哑,用怎样手势?…… 
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我将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
我将得到自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 
我至少将得到虚无。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灰土,灰土,…… 
…………………… 
灰土…… 
--------------------------------------------------------------------------------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
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
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脖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
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
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
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
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 
复仇〔其二〕 
因为他自以为shen之子,以色列的王,所以去钉十字架。 
兵丁们给他穿上紫袍,戴上荆冠,庆贺他;
又拿一根苇子打他的头,吐他,屈膝拜他;
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紫袍,仍穿他自己的衣服。 
看哪,他们打他的头,吐他,拜他…… 
他不肯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丁丁地想,钉尖从掌心穿透,他们要钉杀他们的神之子了;
可悯的人们呵,使他痛得柔和。丁丁地想,钉尖从脚背穿透,钉碎了一块骨,痛楚也透到心髓中,然而他们钉杀着他们的神之子了,可咒诅的人们呵,这使他痛得舒服。 
十字架竖起来了;
他悬在虚空中。 
他没有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路人都辱骂他,祭司长和文士也戏弄他,和他同钉的两个强盗也讥诮他。 
看哪,和他同钉的……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他在手足的痛楚中,玩味着可悯的人们的钉杀神之子的悲哀和可咒诅的人们要钉杀神之子,而神之子就要被钉杀了的欢喜。突然间,碎骨的大痛楚透到心髓了,他即沉酣于大欢喜和大悲悯中。 
他腹部波动了,悲悯和咒诅的痛楚的波。 
遍地都黑暗了。 
“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上帝,你为甚么离弃我?!〕 
上帝离弃了他,他终于还是一个“人之子”;
然而以色列人连“人之子”都钉杀了。 
钉杀了“人之子”的人们身上,比钉杀了“神之子”的尤其血污,血腥。 
-------------------------------------------------------------------------------- 
希望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 
然而我的心很平安;
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灵魂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 
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这以前,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血和铁,火焰和毒,恢复和报仇。而忽然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然而就是如此,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 
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星,月光,僵坠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然是悲凉漂渺的青春罢,然而究竟是青春。 
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难道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世上的青年也多衰老了么?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我放下了希望之盾,我听到Petofi Sandor (1823-49)的“希望”之歌: 
希望是什么?是娼******: 
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
 
待你牺牲了极多的宝贝—— 
你的青春——她就抛弃你。 
这伟大的抒情诗人,匈牙利的爱国者,为了祖国而死在可萨克兵的矛尖上,已经七十五年了。悲哉死也,然而更可悲的是他的诗至今没有死。 
但是,可惨的人生!桀骜英勇如Petofi,也终于对了暗夜止步,回顾茫茫的东方了。他说: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倘使我还得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漂渺的青春,但不妨在我的身外。因为身外的青春倘一消灭,我身中的迟暮也即凋零了。 
然而现在没有星和月光,没有僵坠的蝴蝶以至笑的渺茫,爱的翔舞。然而青年们很平安。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也总得自己来一掷我身中的迟暮。但暗夜又在那里呢?现在没有星,没有月光以至没有笑的渺茫和爱的翔舞;
青年们很平安,而我的面前又竟至于并且没有真的暗夜。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 
雪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
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
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
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象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fang问他;
对了他拍手,点头,xi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连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 
失掉的好地狱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地狱的旁边。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与火焰的怒吼,油的沸腾,钢叉的震颤相和鸣,造成醉心的大乐,布告三界:天下太平。 
有一个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 
“一切都已完结,一切都已完结!可怜的魔鬼们将那好的地狱失掉了!”他悲愤地说,于是坐下,讲给我一个他所知道的故事—— 
“天地作蜂蜜色的时候,就是魔鬼战胜天神,掌握了主宰一切的大权威的时候。他收得天国,收得人间,也收得地狱。他于是亲临地狱,坐在中央,遍身发大光辉,照见一切鬼众。 
“地狱原已废弃得很久了:剑树消却光芒;
沸油的边缘早不腾涌;
大火聚有时不过冒些青烟;
远处还萌生曼陀罗花,花极细小,惨白而可怜——那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地上曾经大被焚烧,自然失了他的肥沃。 
“鬼魂们在冷油温火里醒来,从魔鬼的光辉中看见地狱小花,惨白可怜,被大蛊惑,倏忽间记起人世,默想至不知几多年,遂同时向着人间,发一声反狱的绝叫。 
“人类便应声而起,仗义直言,与魔鬼战斗。战声遍满三界,远过雷霆。终于运大谋略,布大罗网,使魔鬼并且不得不从地狱出走。最后的胜利,是地狱门上也竖了人类的旌旗! 
“当魔鬼们一齐欢呼时,人类的整饬地狱使者已临地狱,做在中央,用人类的威严,叱咤一切鬼众。 
“当鬼魂们又发出一声反狱的绝叫时,即已成为人类的叛徒,得到永久沉沦的罚,迁入剑树林的中央。 
“人类于是完全掌握了地狱的大威权,那威棱且在魔鬼以上。人类于是整顿废弛,先给牛首阿旁以最高的俸草;
而且,添薪加火,磨砺刀山,使地狱全体改观,一洗先前颓废的气象。 
“曼陀罗花立即焦枯了。油一样沸;
刀一样钅舌;
火一样热;
鬼众一样呻吟,一样宛转,至于都不暇记起失掉的好地狱。 
“这是人类的成功,是鬼魂的不幸……。 
“朋友,你在猜疑我了。是的,你是人!我且去寻野兽和恶鬼……” 
-------------------------------------------------------------------------------- 
墓碣文 
我梦见自己正和墓碣对立,读着上面的刻辞。那墓碣似是沙石所制,剥落很多,又有苔藓丛生,仅存有限的文句——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
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陨颠。…… 
“……离开!……” 
我绕到碣后,才见孤坟,上无草木,且已颓坏。即从大阙口中,窥见死尸,胸腹俱破,中无心肝。而脸上却绝不显哀乐之状,但蒙蒙如烟然。 
我在疑惧中不及回身,然而已看见墓碣阴面的残存的文句——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答我。否则,离开!……” 
我就要离开。而死尸已在坟中坐起,口唇不动,然而说——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我疾走,不敢反顾,生怕看见他的追随。 
-------------------------------------------------------------------------------- 
淡淡的血痕中 
—纪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还是一个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地变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
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
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浓;
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他专为他的同类——人类中的怯弱者——设想,用废墟荒坟来衬托华屋,用时光来冲淡苦痛和血痕;
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间,使饮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无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
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弃,以为究竟胜于空虚,各各自称为“天之戮民”,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辩解,而且悚息着静待新的悲苦的到来。新的,这就使他们恐惧,而又渴欲相遇。 
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这样。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
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
他将要起来使人类苏生,或者使人类灭尽,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 
造物主,怯弱者,羞惭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

生日的时候, 
            妈妈给我一个大蛋糕, 
            我悄悄的留下了一份。 
            你知道吗,我wei什么zhe样做? 
       
            爸爸给我两个发夹, 
            我只yong一个。 
            你知道吗,我为什么这样做? 
             
            姐姐给我一件连衣裙, 
            我保证不去chuan。 
            你知道吗,我为什么这样做? 
             
            因为, 
            我要把这些东西, 
            送给安徒生爷爷笔下的, 
            那wei可怜的小姐姐!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长在塞纳河边... 
美丽的葙水薄荷...  
与我一起长大... 
它的香气...我的心情... 
在dai刺的玫瑰旁...生长... 
 
 
 
从没有蝴蝶,mi蜂地dao来... 
只是自己在成长... 
悄悄的...man漫的...从没人夸它香...只有玫瑰是那么吸引... 
只是葙水薄荷...... 
一个人... 
独自的... 
生长...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韩籍设计师加以盟VANCL凡客诚品


  小说结构是小说作品的形shi要素,是指小说各部分之间的内部组织构造和外在表现形态,包括情节的处理、人wu的配备、环境的安排以及整体的布置等。下mian简要介绍几种小说常用的结构:
  与时俱进。所谓与时俱进,即按照时间的推移来叙述故事发展的始末,决不打乱其自然进程。这种方法常为小说作家所采用,它简单,顺应逻辑,顺应人们的思维习惯,叙述时不拐弯抹角,朴素自然。它非常适用于叙述人物的成长过程,介绍某一事件的始末等。这种手法的好处是清楚,但也会失之平板、直白,缺少变化。为避免这一不足,小说可在叙述过程中有所取,有所弃,适当的地方可以留一些“空白”。比如鲁迅的《孔乙己》基本上是按照时间顺序来叙述的,但中间有几处时间跨度则相当大。前一段空白由喝酒的人对孔乙己的遭遇作了侧面补充,他是因为偷书被人打断了腿;后一段则由“我”的推测来填补——“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至于孔乙己的命运究竟如何,作者留给读者去想象,使读者掩卷之后也沉思不已。
  点面结合。“点”是指叙述某一典型场景或人物的某一典型言行,甚至是某一特定的细节,从而具体生动地反映事件和人物的个性特征。“面”是对环境、事件与人物性格进行概括性记叙,它体现了事物与人物性格的广度。点面结合就是“点”的详细描写和“面”的叙述或概括性描写的有机结合。“点”,可以突出重点,体现深度;“面”,可以顾及全局,体现广度。点面结合,可以既有深度又有广度地反映人事景物的形象状态,最充分地表现思想,抒发感情。如《羫hu煊窠指分型跷醴锍龀〉男鹗觯恼孪让栊戳送跷醴锏挠镅裕枚琳摺拔醇淙耍任牌渖保馐恰暗恪钡目袒蝗缓竺栊戳酥谌恕案龈隽采疗薄爸患蝗合备狙诀呶в底乓桓鋈舜雍蠓棵沤础保馐恰懊妗钡暮嫱小Mü庋忝娼岷系拿栊矗浞直硐至送跷醴锲美钡男愿瘢约八诩指峭话愕牡匚弧Ⅻbr>  彩线串珠。所谓彩线串珠,就是指在安排小说结构时,以一条或几条线索贯串小说,将经过选择、取舍后的众多材料连接起来,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珠,比喻构成小说的各个材料;彩线,比喻线索,指具有联缀作用的人、事、物、景、情等小说结构的形式要素。这样的结构可以使小说脉络分明,材料之间相hu勾连,组成一体,共同表达主旨。小说中能作为线索的可以是人物,也可以是事物;可以是一景,也可以是一情;可以是时间,也可以是空间;可以是警句格言,也可以是诗词文句等。如莫泊桑的《项链》写的是一个小公务员的妻子玛蒂尔德以十年的含辛茹苦去赔偿一条借来的假钻石项链的悲剧故事。作者为了突出主题,为主人公设计了一个从逆境到顺境,然后再坠入逆境的曲折经历,即借项链、失项链、找项链、赔项链、还债务、说项链,整篇文章都以项链为线索,让项链贯穿文章的始终,使人物境遇越发显得悲惨,主题因此而更加突出。
  责任编辑/王 册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野草》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
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
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 
秋夜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胡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
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目夹〗眼;
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鬼〖目夹〗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目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哇的一声,夜游的恶鸟飞过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即刻被这笑声所驱逐,回进自己的房。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 
后窗的玻璃上丁丁地响,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不多久,几个进来了,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他们一进来,又在玻璃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一个从上面撞进去了,他于是遇到火,而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那罩是昨晚新换的罩,雪白的纸,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 
猩红的栀子开花时,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青葱地弯成弧形了……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
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看那老在白纸罩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向日葵子似的,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 
影的告别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住。 
我不愿意! 
呜呼呜呼,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然而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黎明。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 
呜呼呜呼,倘是黄昏,黑夜自然会来沉没我,否则我要被白天消失,如果现是黎明。 
朋友,时候近了。 
我将向黑暗里彷徨于无地。 
你还想我的赠品。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
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我愿意这样,朋友—— 
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 
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近于儿戏;
我烦腻他这追着哀呼。 
我走路。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但是哑的,摊开手,装着手势。 
我就憎恶他这手势。而且,他或者并不哑,这不过是一种求乞的法子。 
我不布施,我无布施心,我但居布施者之上,给与烦腻,疑心,憎恶。 
我顺着倒败的泥墙走路,断砖叠在墙缺口,墙里面没有什么。微风起来,送秋寒穿蚲an业募幸拢狐br>四面都是灰土。 
我想着我将用什么方法求乞:发声,用怎样声调?装哑,用怎样手势?…… 
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我将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
我将得到自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 
我至少将得到虚无。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灰土,灰土,…… 
…………………… 
灰土…… 
--------------------------------------------------------------------------------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re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
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
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脖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
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
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
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
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 
复仇〔其二〕 
因为他自以为神之子,以色列的王,所以去钉十字架。 
兵丁们给他穿上紫袍,戴上荆冠,庆贺他;
又拿一根苇子打他的头,吐他,屈膝拜他;
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紫袍,仍穿他自己的衣服。 
看哪,他们打他的头,吐他,拜他…… 
他不肯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丁丁地想,钉尖从掌心穿透,他们要钉杀他们的神之子了;
可悯的人们呵,使他tong得柔和。丁丁地想,钉尖从脚背穿透,钉碎了一块骨,痛楚也透到心髓中,然而他们钉杀着他们的神之子了,可咒诅的人们呵,这使他痛得舒服。 
十字架竖起来了;
他悬在虚空中。 
他没有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路人都辱骂他,祭司长和文士也戏弄他,和他同钉的两个强盗也讥诮他。 
看哪,和他同钉的……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他在手足的痛楚中,玩味着可悯的人们的钉杀神之子的悲哀和可咒诅的人们要钉杀神之子,而神之子就要被钉杀了的欢喜。突然间,碎骨的大痛楚透到心髓了,他即沉酣于大欢喜和大悲悯中。 
他腹部波动了,悲悯和咒诅的痛楚的波。 
遍地都黑暗了。 
“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上帝,你为甚么离弃我?!〕 
上帝离弃了他,他终于还是一个“人之子”;
然而以色列人连“人之子”都钉杀了。 
钉杀了“人之子”的人们身上,比钉杀了“神之子”的尤其血污,血腥。 
-------------------------------------------------------------------------------- 
希望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 
然而我的心很平安;
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灵魂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 
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这以前,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血和铁,火焰和毒,恢复和报仇。而忽然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然而就是如此,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 
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星,月光,僵坠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然是悲凉漂渺的青春罢,然而究竟是青春。 
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难道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世上的青年也多衰老了么?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我放下了希望之盾,我听到Petofi Sandor (1823-49)的“希望”之歌: 
希望是什么?是娼******: 
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
 
待你牺牲了极多的宝贝—— 
你的青春——她就抛弃你。 
这伟大的抒情诗人,匈牙利的爱国者,为了祖国而死在可萨克兵的矛尖上,已经七十五年了。悲哉死也,然而更可悲的是他的诗至今没有死。 
但是,可惨的人生!桀骜英勇如Petofi,也终于对了暗夜止步,回顾茫茫的东方了。他说: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倘使我还得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漂渺的青春,但不妨在我的身外。因为身外的青春倘一消灭,我身中的迟暮也即凋零了。 
然而现在没有星和月光,没有僵坠的蝴蝶以至笑的渺茫,爱的翔舞。然而青年们很平安。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也总得自己来一掷我身中的迟暮。但暗夜又在那里呢?现在没有星,没有月光以至没有笑的渺茫和爱的翔舞;
青年们很平安,而我的面前又竟至于并且没有真的暗夜。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 
雪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
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
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
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象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
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连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 
失掉的好地狱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地狱的旁边。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与火焰的怒吼,油的沸腾,钢叉的震颤相和鸣,造成醉心的大乐,布告三界:天下太平。 
有一个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 
“一切都已完结,一切都已完结!可怜的魔鬼们将那好的地狱失掉了!”他悲愤地说,于是坐下,讲给我一个他所知道的故事—— 
“天地作蜂蜜色的时候,就是魔鬼战胜天神,掌握了主宰一切的大权威的时候。他收得天国,收得人间,也收得地狱。他于是亲临地狱,坐在中央,遍身发大光辉,照见一切鬼众。 
“地狱原已废弃得很久了:剑树消却光芒;
沸油的边缘早不腾涌;
大火聚有时不过冒些青烟;
远处还萌生曼陀罗花,花极细小,惨白而可怜——那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地上曾经大被焚烧,自然失了他的肥沃。 
“鬼魂们在冷油温火里醒来,从魔鬼的光辉中看见地狱小花,惨白可怜,被大蛊惑,倏忽间记起人世,默想至不知几多年,遂同时向着人间,发一声反狱的绝叫。 
“人类便应声而起,仗义直言,与魔鬼战斗。战声遍满三界,远过雷霆。终于运大谋略,布大罗网,使魔鬼并且不得不从地狱出走。最后的胜利,是地狱门上也竖了人类的旌旗! 
“当魔鬼们一齐欢呼时,人类的整饬地狱使者已临地狱,做在中央,用人类的威严,叱咤一切鬼众。 
“当鬼魂们又发出一声反狱的绝叫时,即已成为人类的叛徒,得到永久沉沦的罚,迁入剑树林的中央。 
“人类于是完全掌握了地狱的大威权,那威棱且在魔鬼以上。人类于是整顿废弛,先给牛首阿旁以最高的俸草;
而且,添薪加火,磨砺刀山,使地狱全体改观,一洗先前颓废的气象。 
“曼陀罗花立即焦枯了。油一样沸;
刀一样钅舌;
火一样热;
鬼众一样呻吟,一样宛转,至于都不暇记起失掉的好地狱。 
“这是人类的成功,是鬼魂的不幸……。 
“朋友,你在猜疑我了。是的,你是人!我且去寻野兽和恶鬼……” 
-------------------------------------------------------------------------------- 
墓碣文 
我梦见自己正和墓碣对立,读着上面的刻辞。那墓碣似是沙石所制,剥落很多,又有苔藓丛生,仅存有限的文句——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
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陨颠。…… 
“……离开!……” 
我绕到碣后,才见孤坟,上无草木,且已颓坏。即从大阙口中,窥见死尸,胸腹俱破,中无心肝。而脸上却绝不显哀乐之状,但蒙蒙如烟然。 
我在疑惧中不及回身,然而已看见墓碣阴面的残存的文句——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答我。否则,离开!……” 
我就要离开。而死尸已在坟中坐起,口唇不动,然而说——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我疾走,不敢反顾,生怕看见他的追随。 
-------------------------------------------------------------------------------- 
淡淡的血痕中 
—纪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还是一个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地变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
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
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浓;
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他专为他的同类——人类中的怯弱者——设想,用废墟荒坟来衬托华屋,用时光来冲淡苦痛和血痕;
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间,使饮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无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
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弃,以为究竟胜于空虚,各各自称为“天之戮民”,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辩解,而且悚息着静待新的悲苦的到来。新的,这就使他们恐惧,而又渴欲相遇。 
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这样。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
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
他将要起来使人类苏生,或者使人类灭尽,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 
造物主,怯弱者,羞惭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

枯叶蝶,飞吧 
  有翅膀,就yao高高飞xiang,枯叶蝶,你有翅膀,就该展翅飞翔! 
  翅膀是希望,不应该用来伪装。枯叶蝶,你以为你的伪装是世jie上最完美的吗?你错了,你真的错了,yin为你的伪装,因为你的自以为是,最后yi只枯叶蝶在人类肮脏的手中含泪死掉。从此枯叶蝶在世界消失,枯叶蝶蝶眼泪也在风中消逝。 
  我承认,是我们,是我们人类让枯叶蝶灭绝的。可是,你们有翅膀,为什么不高高飞翔,为什么不与其他蝴蝶一般,张开美丽的双翼,在花丛中飞舞,去追逐夕阳,去追逐希望。枯叶蝶,你们只知道用自己枯叶般的翅膀隐藏在树木上,枯叶中,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会永远安安静静过一辈子。可你却没有想到,你会在人类手中灭绝。难道你们伪装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高高飞翔?也没有想过这伪装不会是最完美的吗? 
  你美丽,但你自傲。你自傲自己是美丽的蝴蝶,不轻易将自己的美展现出来,以至于在灭绝后连灵魂也被束缚着,后悔,心碎,悔悟,都不挽回,因为你生前太自傲。你自傲自己的伪装是独一无二的,隐藏在山间,过着安逸的生活,因为你完美的伪装死神微笑着吻着你的翅膀,静静得带走了你的生命,不放过任何一只枯叶蝶。 
  枯叶蝶,你是世界上最笨,最傻的蝴蝶,当你看到鸟的飞翔,蝴蝶的飘舞,就没有心动过吗?难得就没有想到过要和它们一样,展开美丽的双翼,翩翩起舞,把自己的魅力展现出来,飞向蓝天,飞向希望吗? 
  枯叶蝶,飞起的那一刻,不是如此的快乐吗?天敌,有何可怕,告诉自己:我有翅膀,我能飞翔,天敌未免可怕,也许,它不过也是个伪装罢了。 
  知道你喜欢长途飞翔,也知道你的飞翔速度极快,你是自由的,但你的灵魂却是束缚的,你的心还是冰冷的,你少了一份追求,少了一份希望,少了一份自由,却多了一份自傲。世上最自由的是孙悟空,他向望自由,追求自由,所以,他的心是自由的,灵魂也是自由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由-----闯地府,闹天宫,dai紧箍咒,西天取经,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自由啊! 
  枯叶蝶,知道吗?你在心碎,在流泪的那一刻,天地在旋转,紫蝶儿在漫天飞舞,它为你感到可悲,轻轻地在空中描述着一个悲惨的故事。 
  枯叶蝶,飞吧,尽情地飞吧,不要再自傲,不要再相信那伪装,勇敢地张开双翼,飞向天堂,飞向自由,飞向希望! 
  枯叶蝶,飞吧,有翅膀就要高高飞翔,你还有灵魂,让你的灵魂成为最自由的灵魂吧!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
  一颗健全的心灵应该有刺,一根锋锐的、伴人一生的尖刺,shi终对应着自己的恶行。
  zhe根刺,哲学的名称叫做“良知”。
  人受到的痛砭往往来自别人,很少在心里针砭自己,虽然自己清楚言行失范之处。
  在人们心里,自我原谅的力量很大,这是人类本能当中的保护机制,但它强大到颠倒黑白的程度时,这个人就有可能被自己给害了。他的心地,就像一个到处是福利院却没有惩戒机构的国家一样混乱。
  自疚,在人的情感体验中,痛苦等级约为中等强烈。自疚而痛苦的成因在于:人格当中尖锐的力量突然开始攻击自我。自我在自我面前被怀疑,被贬低,甚至被唾弃,当然痛苦。
  但这只是君子的痛苦。上帝保佑,使君子的痛苦bu要太长久。他们发现了自我的过失之后,以过失作柴,生火煎熬心灵。
  而在未来的生活中,会有别人包括这个人本身因为当初的痛而不致再痛。
  自疚的人可敬。
  常常自疚的人并不可敬,说可恨亦不妨。
  他们在内疚了之后仍然放纵自己。也就是说,他身上恶的力量太大,大到连他自己都害怕,惹不起。而自疚只是他该受的折磨之一。
  自疚的成因分两种或好多种。
  无知造成的过失。
  有知但冒险造成的过失。
  不管有知无知给别人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
  说到这儿始知,比自疚更重要的是恭谨,沉得住气,纳善言,不要让自我太大。让心里的尖刺、锋锐扎不到自己的心。
  最后说,大恶从无自疚心,这是他们的根本特征。
  
  素材运用:
  这是一首充满了哲理芬芳的散文诗。“自疚的人可敬”。“常常自疚的人并不可敬,说可恨亦不妨。”“大恶从无自疚心,这是他们的根本特征”作者把多年来有知的感悟化作深刻的警句,一句一句坚强有力地敲打着读者的心房。
  话题拓展:良知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网红电商赴美上市第壹股,淘珍创造

没有一种草bu是hua 
          栽种在精美花盆里的花是一株草,而长在野外地里的草也是一束花,没有一种草不是花,也没有一种花不是草,让我用平凡谱写生命的绝唱! 
                         ——题记 
自老师宣布了这次创新征文的大赛后,我一直愁眉不展,因为我这次征文面对的不是quan班的同学,而是全国的学生。这时的我失去了从前的自信,全国那么多孩子,写作水平定有在在我之上的,我能行吗?我把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听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不要苦恼。既然每个班只要三个同学,而你被xuan中,说明你的写作在全校也是很不cuo的。至于全国的学生,有像我们一样在县区的,也有在发达城市的同学,同样是学生,环境的不同又有何影响呢?同样在厚厚的茧里,在风吹日晒中破茧而出的蝴蝶与在温暖呵护下出生的蝴蝶相比,有什么差距?再美的蝴蝶,它也是蝴蝶呀!即使在艰苦的环境中丑陋的蝴蝶,它不依旧能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自由飞翔吗?而在风雨磨难中成长的蝴蝶,往往比在精心照顾下成长的蝴蝶翅膀更鲜艳、更美丽!这也犹如花草,在花盆里享受主人爱抚的花是一种草,而被自然遗弃在山角的草也是花呀!世上没有一种草是不会开花的,而再怎么美丽的花也是一种草!你和其他同学一样,同样是一种草,一种花,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你又有何忧虑呢?再说,重在参与,得不得奖无所谓,只要你认真去对待了,你的辛苦就没白费……” 
  听了妈妈的话,我不禁若有所思了。是啊,没有一种草不是花,没有一只蝴蝶长着不能飞的翅膀。面对生活中的各种事,我们只要有敢于去用自信去挑战,才有可能获得成功。妈妈的一番话,将深深应在我的脑海中,使我终身受益。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野草》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
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
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jiu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 
秋夜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目夹〗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花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胡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打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
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目夹〗眼;
直刺着天空中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 
鬼〖目夹〗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目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哇的一声,夜游的恶鸟飞过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即刻被这笑声所驱逐,回进自己的房。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 
后窗的玻璃上丁丁地响,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不多久,几个进来了,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他们一进来,又在玻璃的灯罩上撞得丁丁地响。一个从上面撞进去了,他于是遇到火,而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那罩是昨晚新换的罩,雪白的纸,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猩红色的栀子。 
猩红的栀子开花时,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青葱地弯成弧形了……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
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看那老在白纸罩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向日葵子似的,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 
影的告别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就会有影来告别,说出那些话——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然而你就是我所不乐意的。 
朋友,我不想跟随你了,我不愿住。 
我不愿意! 
呜呼呜呼,我不愿意,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然而黑暗又会吞并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 
然而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然而我终于彷徨于明暗之间,我不知道是黄昏还是黎明。我姑且举灰黑的手装作喝干一杯酒,我将在不知道时候的时候独自远行。 
呜呼呜呼,倘是黄昏,黑夜自然会来沉没我,否则我要被白天消失,如果现是黎明。 
朋友,时候近了。 
我将向黑暗里彷徨于无地。 
你还想我的赠品。我能献你甚么呢?无已,则仍是黑暗和虚空而已。但是,我愿意只是黑暗,或者会消失于你的白天;
我愿意只是虚空,决不占你的心地。 
我愿意这样,朋友—— 
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 
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song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近于儿戏;
我烦腻他这追着哀呼。 
我走路。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但是哑的,摊开手,装着手势。 
我就憎恶他这手势。而且,他或者并不哑,这不过是一种求乞的法子。 
我不布施,我无布施心,我但居布施者之上,给与烦腻,疑心,憎恶。 
我顺着倒败的泥墙走路,断砖叠在墙缺口,墙里面没有什么。微风起来,送秋寒穿透我的夹衣;
四面都是灰土。 
我想着我将用什么方法求乞:发声,用怎样声调?装哑,用怎样手势?…… 
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我将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
我将得到自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 
我至少将得到虚无。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灰土,灰土,…… 
…………………… 
灰土…… 
-------------------------------------------------------------------------------- 
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sha戮者;
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
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脖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
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
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
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
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 
复仇〔其二〕 
因为他自以为神之子,以色列的王,所以去钉十字架。 
兵丁们给他穿上紫袍,戴上荆冠,庆贺他;
又拿一根苇子打他的头,吐他,屈膝拜他;
戏弄完了,就给他脱了紫袍,仍穿他自己的衣服。 
看哪,他们打他的头,吐他,拜他…… 
他不肯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丁丁地想,钉尖从掌心穿透,他们要钉杀他们的神之子了;
可悯的人们呵,使他痛得柔和。丁丁地想,钉尖从脚背穿透,钉碎了一块骨,痛楚也透到心髓中,然而他们钉杀着他们的神之子了,可咒诅的人们呵,这使他痛得舒服。 
十字架竖起来了;
他悬在虚空中。 
他没有喝那用没药调和的酒,要分明地玩味以色列人怎样对付他们的神之子,而且较永久地悲悯他们的前途,然而仇恨他们的现在。 
路人都辱骂他,祭司长和文士也戏弄他,和他同钉的两个强盗也讥诮他。 
看哪,和他同钉的…… 
四面都是敌意,可悲悯的,可咒诅的。 
他在手足的痛楚中,玩味着可悯的人们的钉杀神之子的悲哀和可咒诅的人们要钉杀神之子,而神之子就要被钉杀了的欢喜。突然间,碎骨的大痛楚透到心髓了,他即沉酣于大欢喜和大悲悯中。 
他腹部波动了,悲悯和咒诅的痛楚的波。 
遍地都黑暗了。 
“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上帝,你为甚么离弃我?!〕 
上帝离弃了他,他终于还是一个“人之子”;
然而以色列人连“人之子”都钉杀了。 
钉杀了“人之子”的人们身上,比钉杀了“神之子”的尤其血污,血腥。 
-------------------------------------------------------------------------------- 
希望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 
然而我的心很平安;
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我大概老了。我的头发已经苍白,不是很明白的事么?我的手颤抖着,不是很明白的事么?那么我的灵魂的手一定也颤抖着,头发也一定苍白了。 
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这以前,我的心也曾充满过血腥的歌声:血和铁,火焰和毒,恢复和报仇。而忽然这些都空虚了,但有时故意地填以没奈何的自欺的希望。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的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中的暗夜。然而就是如此,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 
我早先岂不知我的青春已经逝去?但以为身外的青春固在:星,月光,僵坠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虽然是悲凉漂渺的青春罢,然而究竟是青春。 
然而现在何以如此寂寞?难道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世上的青年也多衰老了么?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我放下了希望之盾,我听到Petofi Sandor (1823-49)的“希望”之歌: 
希望是什么?是娼******: 
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
 
待你牺牲了极多的宝贝—— 
你的青春——她就抛弃你。 
这伟大的抒情诗人,匈牙利的爱国者,为了祖国而死在可萨克兵的矛尖上,已经七十五年了。悲哉死也,然而更可悲的是他的诗至今没有死。 
但是,可惨的人生!桀骜英勇如Petofi,也终于对了暗夜止步,回顾茫茫的东方了。他说: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倘使我还得偷生在不明不暗的这“虚妄”中,我就还要寻求那逝去的悲凉漂渺的青春,但不妨在我的身外。因为身外的青春倘一消灭,我身中的迟暮也即凋零了。 
然而现在没有星和月光,没有僵坠的蝴蝶以至笑的渺茫,爱的翔舞。然而青年们很平安。 
我只得由我来肉薄这空虚中的暗夜了,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也总得自己来一掷我身中的迟暮。但暗夜又在那里呢?现在没有星,没有月光以至没有笑的渺茫和爱的翔舞;
青年们很平安,而我的面前又竟至于并且没有真的暗夜。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 
雪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
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
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
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象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
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连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 
失掉的好地狱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在荒寒的野外,地狱的旁边。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然有秩序,与火焰的怒吼,油的沸腾,钢叉的震颤相和鸣,造成醉心的大乐,布告三界:天下太平。 
有一个伟大的男子站在我面前,美丽,慈悲,遍身有大光辉,然而我知道他是魔鬼。 
“一切都已完结,一切都已完结!可怜的魔鬼们将那好的地狱失掉了!”他悲愤地说,于是坐下,讲给我一个他所知道的故事—— 
“天地作蜂蜜色的时候,就是魔鬼战胜天神,掌握了主宰一切的大权威的时候。他收得天国,收得人间,也收得地狱。他于是亲临地狱,坐在中央,遍身发大光辉,照见一切鬼众。 
“地狱原已废弃得很久了:剑树消却光芒;
沸油的边缘早不腾涌;
大火聚有时不过冒些青烟;
远处还萌生曼陀罗花,花极细小,惨白而可怜——那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地上曾经大被焚烧,自然失了他的肥沃。 
“鬼魂们在冷油温火里醒来,从魔鬼的光辉中看见地狱小花,惨白可怜,被大蛊惑,倏忽间记起人世,默想至不知几多年,遂同时向着人间,发一声反狱的绝叫。 
“人类便应声而起,仗义直言,与魔鬼战斗。战声遍满三界,远过雷霆。终于运大谋略,布大罗网,使魔鬼并且不得不从地狱出走。最后的胜利,是地狱门上也竖了人类的旌旗! 
“当魔鬼们一齐欢呼时,人类的整饬地狱使者已临地狱,做在中央,用人类的威严,叱咤一切鬼众。 
“当鬼魂们又发出一声反狱的绝叫时,即已成为人类的叛徒,得到永久沉沦的罚,迁入剑树林的中央。 
“人类于是完全掌握了地狱的大威权,那威棱且在魔鬼以上。人类于是整顿废弛,先给牛首阿旁以最高的俸草;
而且,添薪加火,磨砺刀山,使地狱全体改观,一洗先前颓废的气象。 
“曼陀罗花立即焦枯了。油一样沸;
刀一样钅舌;
火一样热;
鬼众一样呻吟,一样宛转,至于都不暇记起失掉的好地狱。 
“这是人类的成功,是鬼魂的不幸……。 
“朋友,你在猜疑我了。是的,你是人!我且去寻野兽和恶鬼……” 
-------------------------------------------------------------------------------- 
墓碣文 
我梦见自己正和墓碣对立,读着上面的刻辞。那墓碣似是沙石所制,剥落很多,又有苔藓丛生,仅存有限的文句——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
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陨颠。…… 
“……离开!……” 
我绕到碣后,才见孤坟,上无草木,且已颓坏。即从大阙口中,窥见死尸,胸腹俱破,中无心肝。而脸上却绝不显哀乐之状,但蒙蒙如烟然。 
我在疑惧中不及回身,然而已看见墓碣阴面的残存的文句——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答我。否则,离开!……” 
我就要离开。而死尸已在坟中坐起,口唇不动,然而说——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我疾走,不敢反顾,生怕看见他的追随。 
-------------------------------------------------------------------------------- 
淡淡的血痕中 
—纪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目前的造物主,还是一个怯弱者。 
他暗暗地使天地变异,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
暗暗地使生物衰亡,却不敢长存一切尸体;
暗暗地使人类流血,却不敢使血色永远鲜浓;
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他专为他的同类——人类中的怯弱者——设想,用废墟荒坟来衬托华屋,用时光来冲淡苦痛和血痕;
日日斟出一杯微甘的苦酒,不太少,不太多,以能微醉为度,递给人间,使饮者可以哭,可以歌,也如醒,也如醉,若有知,若无知,也欲死,也欲生。他必须使一切也欲生;
他还没有灭尽人类的勇气。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弃,以为究竟胜于空虚,各各自称为“天之戮民”,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的辩解,而且悚息着静待新的悲苦的到来。新的,这就使他们恐惧,而又渴欲相遇。 
这都是造物主的良民。他就需要这样。 
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
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
他将要起来使人类苏生,或者使人类灭尽,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 
造物主,怯弱者,羞惭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

高中病句练习及答案:怎么选用电力行业电站中的把持阀


  台湾作家李敖的学识渊博和他的精于读书、善于用书大有关系。
  谈到怎样读书,李敖说他看书只跳看一遍。“所谓跳看,是每页的重点让它跳出来给你看,而bu是逐字逐句地si读,也不是所谓连读。连读的方法我看像小和shang念经——有口无心,是骗人的。‘跳看’可以加强读书效率,但却不是每ge人都neng做到的。我觉得‘跳看’必须有两个基础:一是对相关问题已具备相当认识,才能有拨云见月之功,轻易找出重点;二是带有目的地去读,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寻索重点。而且‘跳看’只适用于查阅资料,不能用在文学欣赏上。试想‘孔雀东南飞’如果不跟着‘五里一徘徊’,怎能理解个中淋漓反复的曲折情节,怎能品味诗中主角死后合葬,有情人‘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ye夜达五更’的哀痛?”
  李敖读书方法的第二个重点是眼到手到。“重点部分立即用色笔勾出,剪刀剪下或刀片割下。这样子随看随动手,再把‘分尸’下来的作分类处理。这样一来,这本书就跑不掉了。它永远为你所用,并且拈之则来,不易忘记。”这确实是好办法,尤其对年事稍长者。年纪大了,记忆不好,过目即忘,读了等于没读。若能眼到手到,在书本上勾勾画画,写写眉批,做些简单笔记,必有助于记忆。其实慢读比泛泛而读要有效得多。
  第三个重点是同步通读,同个主题串起来读。李敖说在跳读过程中,对重点有兴趣,会找来其他相关的书同步钻研。“这时候,不是每次只看一本书了,而是触类旁通,互相印证与补充。这样子折腾下来,书才真正为我所用。”这个层次的读书已经不是单纯读书,而是在做研究了。不过这个方法确实可以加强读书的深度与兴趣。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中国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演讲实录,松潘预制直埋聚氨酯保温管哪里好,壹个月内的婴男为什么尽是会吐奶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